CCTV新闻1+1:如何防止低龄留学热背后的“流血”事件    
     随着中国低龄留学生的不断增加,越来越多缺乏独立生活经验、缺少自我管理能力的中小学生大批到海外学习和生活,这同时带来了许多的安全问题,近期出现的一系列留学生刑事案件更是牵动了广大留学生家长的神经。
详情>>
7月4日赢家访谈:丁健王辉耀谈海归创业
(2006-07-04 14:53)

 

雅虎财经
    

  雅 虎:各位网友大家下午好,今天我们的《赢家访谈》非常荣幸的邀请到了两位嘉宾,一位是金沙江创业投资基金董事总经理、亚信集团的董事长丁健、另外一位是美欧亚集团董事长欧美同学会/中国留学人员联谊会副会长王辉耀先生。今天我们主要还是谈一谈我们的“赢在中国”108选手晋级36的过程,以及我们长城励志活动,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谈一谈海归创业的问题。丁先生,您是参加了108的商战特训营的观察家,那么当时您这一组的成绩怎么样?
  丁 健:还不错,应该说发挥了比较高的水平,虽然最后小小的一个失误功亏一篑没有得到第一,他们是第二名,但是他们做的非常的出色。
  雅 虎:有几名选手直接晋级36?
  丁 健:三名,因为还有一名是网络选上去的,所以我们那组六个人有一半。
  雅 虎:他们现在跟您还有联系吗?
  丁 健:都保持着密切联系,都会向我通报他们的战况,而且好像有一个已经直接进入了12,还有一个可能也在第二名吧,也是观众选举的。
  雅 虎:那您那天整个观察的过程,您觉得您这个团队能够取得第二名,最关键的是赢在什么地方?
  丁 健:我觉得最重要的,就像我那天点评讲到的,第一要有清晰的战略,到底要做什么,这个团队很快的磨合出来要做什么,做哪一个产品,要打哪一个市场,而且执行过程里面的执行力非常好,一丝不苟的按这个计划执行,所以由于精细化的管理,使得他整体的结果,一直是预测性很强,而且做的非常好。
  雅 虎:那是不是一直都在领先,就是在最后一年的时候?
  丁 健:应该说,他走的是一条曲线,就是开始低,最后走高,其实最后就是计算产能的时候,稍微错了一轮,结果没有把应有的产能算出来,一下子可能损失了好几千万的利润,最后全是纯利丢掉了,整体来讲,他们的弱点是财务管理方面,但总体操作的非常好。
  雅 虎:那您那组有没有表现特别突出的选手?
  丁 健:有啊,我们那有一两个选手,我觉得让我挺吃惊的,特别还有一个是在校的研究生,没有什么太多的工作经验,但在那个过程里面有比较好的表现,而且还有很好的意识,能够看出来这个团队好几个人都有比较好的创业潜力。
  雅 虎:那在您个人看来,创业应该具备什么样的基本素质?
  丁 健:我觉得首先是一个不折不挠,这个非常重要。因为创业是一个前面充满不确定性,而且充满了风险的事情,你一定要对未来的困难要有充分的估计,第二就是在这种困难真正降临的时候,心态要很平和,或者要很坚强。而且那个时候在北大给MBA讲的时候,要能够把别人认为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在你看来是很享受的过程。只有这样的坚韧的性格,才能够使得在创业过程里面的很多艰难险阻才能过去。
  雅 虎:那王先生您觉得创业要具备什么基本素质呢?
  王辉耀:我觉得创业是一个充满冒险的精神,这个是很重要的,而且中外很多关于创业家的研究,把冒险精神作为一个很重要的精神,特别是在中国,以前是计划经济时代,大家在单位里面长大,你要有创业精神才能有所收获。其次很重要的可能就是你要有一定的准备,这个不是任何人都能创业的,可能必须在你的行业里面有一定的积累,或者是人脉的积累,或者有一定的专利,有什么东西能够与众不同。第三个比较重要的,就是他的团队的精神,比如单丝难成线,独木难成桥,必须是一个团队,这个团队里面要有专业的人员,这个里面有做财务的,联合人员的能力特别重要,在我看来这三点是非常重要的。
  雅 虎:您参加了长城励志活动,那天天气非常热,您是从底下一直爬上去的吗?
  王辉耀:对,我参加了108将的登长城的活动,这个活动非常好,励志跟“赢在中国”练习在一起的,首先把创业和攀登长城做了很形象的对比,同时那天是很热的一天,我们是坐缆车到长城底下,然后爬一个新的高峰,那个过程很有意思,尽管有人在中路晕倒,体力不支,但是大家那种不到长城非好汉的精神,确实给“赢在中国”增添了很强的象征性的色彩。而且中间还有励志的、各种的设计,比如给每个人颁发了108将的入围证书,同时还有很多的外围的大家喊口号啊,这种团队加油的等等,超出了演播室很多的内容,放到了中国最有象征代表性的长城上,给创业增添了很多新的悲壮、宏伟的精神。
  雅 虎:创业真的这么苦吗?大家觉得为什么要选长城?或者选长城那么热的天,其实攀登的过程也是非常苦的,要把登长城和励志的精神、创业精神联系在一起,创业是不是特别苦?二位应该也算是创业者,现在已经小有成就,二位谈一谈你们创业的时候,是不是觉得起步的时候是那么的艰难?
  丁 健:艰难和痛苦是两个概念,爬珠穆朗玛峰艰难不艰难?艰难,但是爬的过程当中那个人是在享受的,等爬过去了就忘了那个过程,有些人觉得登长城很高兴,虽然很累、很痛苦,自己体力会不止,但是整个过程里面觉得很高兴、很兴奋,他觉得是对自己的锻炼,或者是他向往这个目标,感受这个东西,那么有些人真的是一看见它就害怕了,或者走了一半说我干嘛要吃这个苦,所以我想这个是最重要的一个区别吧。创业如果你真的觉得像登长城那样苦的话,那你就错了,你就不应该进这个行业,如果你觉得登长城非常有意思,就是另外的概念了。
  王辉耀:这个可能呈正比的,可能有苦,但是甜的时候特别的甜,是一个过程,登长城也是一样,登长城有那种攀登新的高峰,不到长城非好汉的感觉,一旦你达到了那种目标,确实是前所未有的成就感。那么创业,我觉得特别在中国的环境讲,我们以前习惯被人摆布的单位、计划体制下,创业不在于一种朝九晚五,中国需要创业,而且中国人到了海外特别能创业,我觉得中国需要这种创业。
  雅 虎:二位都有留学背景,我想知道丁先生去留学动机是什么?
  丁 健:那个时候不是很清晰。
  雅 虎:几几年?
  丁 健:88年,刚毕业没多久,感觉上觉得国内的气氛还是比较压抑的那个时候像刚才王辉耀讲的,整个的单位的气氛啊,作为年轻人来讲,就觉得要闯一闯、了解一下,然后就这样硬闯,就这样试一试,当然你说有没有一些对未来事业的一些考虑,肯定也有。我必须喜欢做一些战略研究、宏观战略这方面的东西,国内这方面的计划相对比较少,我一直希望能够有机会多再看一看,在国外、在这个领域。
  雅 虎:您当时出去的时候就决定要回来吗?
  丁 健:肯定的,那个时候没有想过要在外面。
  雅 虎:您出去了几年?
  丁 健:6、7年。
  雅 虎:那您觉得出去之后您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丁 健:收获多了,我觉得首先眼界不一样,其次至少东西方的文化,你真正的能够亲身经历的比较,不同的价值观的冲击,然后你在这个里面有不同的比较,看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之间的优和劣,开放和不开放,我们走的时候那个时候中国还是比较封闭的时期,虽然已经改革开放差不多7、8年了,但是还是相对比较自我一些的时候。那么很多东西的比较让你更多的思考,对于年轻人来讲非常的重要,能够知道自己的国家哪些方面可能更需要在这个方面多下点功夫,其中包括辉耀讲的创业精神,像那个时候说互联网、信息的流通,这个社会整个信息的流通等等这些问题,所以为什么我回来创业做互联网,大概也是跟这个有非常大的关系。
  雅 虎:王先生那个时候为什么想出国学习呢?
  王辉耀:我不知道怎么搞的,我小的时候看过很多人物传记等等,包括共产党很多的领袖故事,中国从民国开始,就是很多包括新闻化运动、五四运动,比较喜欢文学,那个时候的文学家,包括从郭沫若到巴金到鲁迅,都是在海外。
  雅 虎:您是几几年出国的?
  王辉耀:我出国比较早,84年就出国了。但是出去以后完全是一个新的世界,包括商业大潮,我们原来在中国计划体制下没有这种冲动,那出去以后觉得原来命运可以自己创造的,生活可以完全不一样的,同样在一个太阳底下,还有如此不同的生活方式,这对我是一个很大的震撼,同时学习其他国家的文化、学习精神,那个时候读MBA,它强调一种创新,强调课堂上的参与,强调团队的讨论,原来我们填鸭式的,背考试题是完全不同的,是对你观念上的洗礼和整个思维习惯的培养,还有不识庐山真面目的感觉。当时对我的作用还是蛮大的。
  雅 虎:出去当时想过要回来吗?
  王辉耀:我出去当时想着要回来,因为我觉得我们出去是多掌握一种文化和语言,而且很重要的,如果你在国内待了20多年,你在这边掌握了国内的文化、语言等等,你在国外完全跟这边脱离了联系的话,你是看的很清楚的,买了房子、按揭刚好付清,养了一只狗,这种一眼望到头的生活是太平静了,正好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国内风起云涌的变革或者是创业大潮的兴起,你觉得参与这个里面来,可能会发挥更大的作用,所以我觉得能够把这两个结合起来,就是把这两个文化的夹缝变成两种文化的优势。
  雅 虎:您是几几年回的国?
  王辉耀:我90年到香港,93年回国,那个时候两边跑,但是大部分的时间在国内,包括创业,回来介入很多的跨国公司合作,参与三峡工程等等,这段时间是看着中国在发展,特别是基础设施上面,我们介入了很多项目,确实收获很大。
  雅 虎:那丁先生您在国外学习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在国外创业?
  丁 健:我们就是在国外创业,我们公司最早做互联网的时候性质很像雅虎,所以我们开玩笑的时候说,我们当时做的时候比雅虎还早一年呢。但是后来发现呢,美国在93、94年的时候,在美国还太早了,因为互联网是免费的状态,那个时候也不懂,像雅虎这样收广告费挣钱,而且那个时候觉得在中国互联网能有更好的天地,但是等我们回来以后,发现互联网的基础设施都没有,所以不要说做信息服务了,所以变成了退一步先修路再想跑车的事情。
  雅 虎:这一次参加我们“赢在中国”的选手有60多个海外选手进入了面试,在108选手当中有6名海外选手,到36名有3名,有很多选手是开一天的车到面试的地点,开6个小时就为15分钟的面试,他们说非常珍惜这个机会,现在好多出去的又回来的海归,或者还留在国外的这些中国人,特别希望回中国来创业,是现在的创业环境机会更多一些吗?你们怎么看他们回来创业的事?
  王辉耀:我个人认为现在中国的创业其实最有机会的,是在跟国际接轨的这一块,包括丁健他们回来创业,包括其他的互联网的,包括宽带、包括咨询、管理、教育,那这个领域海归有一种天然的优势,他们对互联网有一定的了解,这些人往往是经历过海外的发达社会以后,回到中国来的话,他的眼光就不太一样了,所以我能理解海归开车开一天拿到这样的机会,因为他们非常希望想回来,而且中国现在创业最好的一批人有相当一部分是海归,包括在那斯达克上市的企业里面,绝大部分是海归的企业。所以我觉得这种创业的文化、创业的意识和冲动,在海外得到了更大的体现,包括中国人到海外以后,都成了企业家,就是企业家精神会得到更大的发挥,他们回来创业,我觉得是有非常大的好处,但是这次我比较遗憾的看到,海外好象参与的人不是太多,可能跟“赢在中国”在海外的宣传、推广的力度不够,我相信随着这个节目今后的发展,有更多海内海外的学子,或者有留学人员参与这个活动的。
  丁 健:我接触到的人现在在海外的,除了刚刚出去的,一般在海外待了几年的人,对中国的环境都有很强的向往,都希望回来做一些事情,特别是有一技之长的,或者有一些想法的,中国这个市场,目前来讲,无论是从经济的发展,还是从整个社会的发展来看,都面临着非常大的机会,所以对于很多在海外待了一段时间的人来进的话,这是一个不应该错过的机会。我觉得其实像“赢在中国”能给他们提供这样的机会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当然的的确确受到各种各样的限制,第一总归人数很少,基数就是那个地方,不可能有非常多的比例的人,第二,在那边其实生存、工作都是一环扣一环的,大家有非常大的压力,即使要参加这样的事情,也需要很大的勇气。
  雅 虎:有一个海外的选手孩子两个月都不到,是一个男选手,他就来参加我们的活动,从美国赶过来,精神可嘉,他跟我们“赢在中国”项目组的人说他非常珍惜这个机会,因为他做的也是跟中国市场有关的项目。那么你们觉得这些留学的人员他们在哪些领域出国回来之后有一些比较大的优势? 丁健:出国比较多的从我们那一批来讲的话,还是科技领域的多一些,IT行业、生物行业多一些,还有就是做管理,因为管理热嘛,尤其是管理和金融这一块的人,其实中国对他们来讲更有吸引力,因为大家都听说过玻璃天花板的比喻,你不是自己天生语言的,有语言限制的话呢,在那边做管理还是有他相当大的难度,在中国可能有更好的长处,而且这些方面在中国的的确确跟别的地方有差距的,像高科技,在创新方面都有差距,管理也是一个领域。所以这些方面来讲,我想留学生的的确确有他自己天然的优势。
  王辉耀:我同意丁健的说法,而且我觉得随着中国不断的发展,咱们的科技力量是在发展的,包括咱们中国培养的工程师超过美国了,但是缺的是有管理的人才,包括金融,包括其它领域,而且很重要的一块,中国现在缺大型企业管理经验的人,中国应该有更多的人去海外,比如在跨国公司,在大的企业里面干三、五年然后回来中国,这些人非常有用武之地,如果在海外有到一定的职位的,他们回来会有更大的市场。而且我预见中国的企业走出去,需要有大批的人才,带领他们走出海外,缺这些人,我觉得这些人如果有一定的海外经验,再回到中国来跟中国的企业嫁接起来,不光是在外企,还有民营企业、国营企业,可能有更大的发展。
  网 友:在海外创业与国内创业相比,哪种压力更大?
  丁 健:还是国内创业难一些,因为海外创业的话呢,我觉得基础结构相对来讲比较完善,而且创业各方面的条件也比较容易。比如你要想自己开一个公司的话,你要注册公司花5个美金就行,现在贵一点,你就可以注册一个公司,在很多方面政府有一系列机构的话,可以提供非常完善的帮助,帮助你创业,国内在这个方面相对来讲弱一些,但是已经比我们来的时候有相当相当大的改善了,这一点的的确确,我们看着它进步,包括政府官员的态度等等,从以前不懂,到现在不仅支持,而且他也很懂,我觉得这都是在这些方面的变化。现在整体环境来讲还是越来越好,但是在国外终归几百年的环境了,所以创业的环境相对容易一些。另外是风险投资的资金角度,国外也相对比较容易一些,一个是资金量大,第二的话呢,他整体的法律体制比较完善,所以相互之间的信任容易建立,中国在很多投资,在法律体系对投资不够好的话呢,所以投资人会非常慎重,所以挑选创业者、挑选企业就会非常的慎重,返过来讲,创业者要得到钱就会变得很难。第三是包括其他的贷款,比如银行这些小设施对中小企业、对小创业者,那国外的银行贷款体系非常有效,那么国内的话呢,在这个方面也是一个相对比较欠缺的一个地方,几乎不大可能说创业者能够从银行贷到钱,但是国外是有可能的,他有一些体系。 王辉耀:我还记得我们93、94年回来创业的时候,那个时候成立一个办事处大概花了我半年的时间,然后我从机场带回来一个电脑,我跑了20多趟大山子的海关,包括我们当时做传真机,还要到邮电部申请一个入网编号,这种事情很多。今天当然是大大的改善了。另一方面,我觉得国外虽然说是创业环境比较好,但是机会没有中国多,中国现在创业的机会很多,如果你看准一个机会,你把它做好了的话。所以中国在改革变化渐变的过程中,你怎么把握机会,包括中国的政府体积比较庞大,好几千万的公务员队伍,怎么样在这个过程中,跟政府的合作,跟国内的企业合作,抓住一些机会这需要一些有眼光的人,在变革的过程中,抓住变革的机会,像吴殷也说过,可能早十年回来,和晚十年回来就不一样了。所以我觉得国内有很多的限制,但是机会还是很多的。
  雅 虎:可能你们那个时候机会大一些,现在创业越来越激烈,好多海归回来创业,现在有一种说法,说海归是不是贬值了?你们怎么看?
  丁 健:我不这么认为,海归很多的经验、背景、教育、信息比较多一点,所以海归回来的话,优势比较明显一点,现在这种优势可能不像以前那么强了,因为现在国内的环境越来越好,海归回来眼界越来越宽、信息越来越大,所以他知道的信息未必比国外的人知道的少,所以这个差距正在缩小,或者是大幅度的缩小,那么返过来讲的话,海归仍然有他自己的一些优势,但是更重要的还是每一个人自己的特点,要做出来,不管你是海归还是本土成长的人,你如果非要那自己的劣势跟别人比,那你怎么比都是贬值的,但是每一个人如果发挥出自己的优势来的话,是能够找到自己的位置的,因人而异还是非常重要。
  王辉耀:对,现在海归变“海带”确实存在这种现象,一方面是我们现在出国的数大了,原来可能每年出去几千人,现在每年出去十万人,而且现在留学进入寻常百姓家,所以我觉得海归的基数大了以后呢,可能海归里面出现一些上、中、下层次的分配。但是从基本上来讲,我觉得绝大多数的海归还是比较好的,就是如果你在国外拿到学位,掌握两种语言,两种文化,这种人创业还是有优势的,但是国内人才也是很多,比如CBD,在浦东,这些人也是非常优秀。所以跟国际接轨的,不管是国内国外,接轨比较充分的,而且参与全球化竞争,或者链条里面非常充分的那些人,还会有很多的机会。那么至于海归变“海带”的话,我觉得需要一分为二来看。现在我们海归回来集中在北京、上海、广州,而大量的二线城市,像宁波、温州、珠海、杭州、青岛、济南、大连就没有,中国在出口发动机这些地带,很多一些企业连翻译都没有,所以我觉得需要扩大这个面。另一方面,作为民营企业,需要跳出家族企业的传统经营方法,更多的吸纳国际化的职业经理人,扩大他们的量,再有一个,国有企业、政府部门也要扩大海归的比重。这是一个社会工程,总的来讲,有国际经历,不管是国内国外,肯定是比没有要有更大的发展。
  雅 虎:您刚才说很多海归回来就在大城市,是不是他们觉得自己有优势,他回来之后就应该在大城市工作?
  王辉耀:对,比如他在美国回来之后他是不是能拿到美国的工资,这种对比不能绝对化。另外一个可能他要放下心态,不能只适合在北京、上海,但是同外另一方面他们也要看到,我们现在的二线城市发展非常的快,包括最近去的武汉,在武汉可能八千的海归,中部崛起这一块现在有很多的机会。所以我觉得不一定仅局限在北京、上海,如果仅局限在北京、上海的话,可能机会少一些。
  丁 健:我觉得刚才从海归在自然而然的话,得有一个生活条件的适应过程,所以来的人呢,可能会对北京、上海、广州这些地方相对来讲适应起来容易一些,那么可能到二线城市呢,一些设施啊、住房条件这些东西,可能不一定一下子适应,另外可能也有一些,特别是出去时间比较长的,有一些文化上的差异,像上海、北京这种基本上已经国际化的大都市,他会更加舒适一些,到了稍微边远一点呢,感觉上心里差距大一些。这个我觉得都是一种很正常的现象,但是返过来,谁克服的快,谁反而选择的就多,这也是一种能力问题。
  雅 虎:您当时回国的时候有没有不适应?
  丁 健:有,刚下飞机的时候有很多不适应的地方,比如一大堆出租司机强行拉客,当时真的觉得强买强卖的感觉,在国外没有体验过,但是后来也习惯了,还有交通,出去6、7年回来之后,对于北京乱开车的感觉感触的不得了,吓得不的了。所以我觉得绝对不可能在中国开车,但是没到半年就自己开车上马路了,所以适应要看每个人了个,你要适应的快的话就快了。
  雅 虎:您从来没有觉得那么难、那么烦,我还是回美国得了?
  丁 健:没有,像我觉得在创业,像我们在美国创业,其实也是非常辛苦的,也是要做很多艰难的事情,只不过是艰难的方面不大一样。但是我觉得做创业本身,一定要做好这些准备,这不碰到问题,那个地方一定会碰到问题的,不可能谁创业都一帆风顺的,看看这些所谓的成功的公司,现在在那斯达克上市的公司,哪一个是从一开始上来以后就非常的顺利?无论是搜狐、网易、亚信、阿里巴巴,哪一个公司在走的过程里面,都是经过相当一段艰难的时候,不管是各个方面,所以大家要在这个方面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雅 虎:王先生您是欧美同学会的副会长,在您那有没有一些数字的统计?比如现在有多少海归有多少百分比愿意回国?就是出去学习的后来愿意回来的?
  王辉耀:因为我去年出了本书叫《海归时代》,我做了一些研究,从目前来讲,我们出去的人数是90多万人,回来的人大概有30万、40万,因为中间有很大一批人是两边跑,还有回来的人呢,统计是根据各个使馆提供的数据,很多留学生回来不一定到使馆,但是出去的数据是很准确的,因为各个国家的签证。那么根据商会的比例来讲,我们商会大概2千人,2千人相当一部分是创业的,大概占10%,还有一部分从事跨国公司的比例比较多,还有一部分就是回来,比如在一些中小公司,比如创业园区,或者自己参与其他的工作,但是很多都是在高科技,和其他的领域。比如去年大概有50位回国的海归精英做了一些分析,我归纳了一些他们的创业成功,基本上具有5个特点,一个是他们具有高学历,他们读过MBA、硕士甚至是博士,这个非常重要。那么第二个特点,他们都在国外有一定的工作经验,就是在国外创业,或者是在国外的跨国公司工作。第三个方面,他们都是集中在高科技,和高新技术、IT、互联网和咨询第三产业,在这个里面创业的海归相对来说比较容易成功。那么第四个中西合璧,他们创作的东西在中国有来往,第五个方面,他们都有一个很好的团队,我没有发现哪个海归是一个人单独创业的,包括亚信,包括UT斯达康,或者搜狐这些企业,那么这些企业往往比较容易成功,也做了这些方面的分析。
  雅 虎:那如果在外面,他的工作非常的好,待遇也非常的好,为什么还愿意回来呢? 王辉耀:刚才我也提到,刚才丁健也讲,外面有玻璃天花板的问题,你在外面再好,也是客居他乡,中国文化的烙印很深,起码在中国长大20岁左右,受过中国教育以后,再出去的人,他们确实有一个怎么样把他们前20年的优势,跟后面的海外10年、8年的经历结合起来的问题。那么中国又在大幅度的发展,那么如果他们从海外能够回到国内,把优势发挥起来,就非常的好,甚至放弃国外一些优秀的条件,他可能一个是重在回来参与,另外一个搞好的之后不亚于在国外,还有一个就是创造历史。美国都理的很顺了,你能改变一些事情的机会不多,你可能就是一个重塑的螺丝钉,按照如果你搞的好,包括像亚信这样,所以作用不太一样。包括互联网,是海归相当集中的领域,像风险投资,左右的VC绝大部分都是海归。一个是创造历史,像“赢在中国”就是创造历史。
  丁 健:返过来讲,可能有一些人不理解,有些人做的非常成功的,年薪也很高,生活非常的舒适,一些人也还在考虑回来,上次我见到一个朋友,在世界银行,拿着六位数的高薪,就想回来创业,我说为什么?他用了一个很形象的词“安乐死”,我说为什么叫安乐死?就是生活很安乐,然后等死。他什么都可以看得到,他觉得这种生活是不想要的生活。
  雅 虎:没有挑战性。
  丁 健:对,咱们可能叫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但是每个人就是这样,当你给他安逸的生活,他反而不甘心了,他反而要想做一些事情改变自己的生活。另外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这落地归根的情节,在中国文化里面还是很强的东西,你去也去不掉,这么多华侨,不是我们这一代人这样,是多少代的人。
  雅 虎:这个情节可能你出国之前并不显得那么明显,一旦你出国之后,这种家乡的情节非常的强烈,然后有一种特别想回来的冲动。
  丁 健:另外我觉得咱们说的难听一点,可能这个民族有他自己的一种优越感,有他的优越感呢,并不是特别的看得上别的民族的文化,在有的时候。所以他对于自己在别的文化里面去,又不是特别看得上,又发挥不出作用来,反而感受上是一种自己比较产生怀才不遇,越有能力的人,越容易产生这种感觉。我觉得这种概率比较大,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这样的,所以回到自己的土地上,可能更加容易发挥出自己的优势来,这可能也是一种潜在的可能性。
  王辉耀:我觉得还有一种,发现原来可能出去无所谓,向往一个好的生活,但是出去一段时间你发现,其实很多事情中国可以做的比这更好,中国可以改进,中国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发展的更全面,就是我们还有很多东西实际上不是我们不能做,反而激发了你那种真的要回国干一些事,改变这些情况。可能发现了中国的一些弱势,但是这些弱势是可以改变的,往往这种民族情节,或者中华文化的情节,确实在这里面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雅 虎:我们有一个选手在国外生活了很多年,他特别惊讶,他进入了108,我们这几天在北京有一些商战模拟,他特别的惊讶,他说中国发展的这么快,我挺好奇,他在美国生活的时候,了解中国的情况那么的困难吗?
  王辉耀:不是这样,在海外一旦进入一个环节之后,一个萝卜一个坑,你很忙,首先电视看不到,那种就是隔穴挠痒的感觉,跟你回来亲眼见到是不一样的。所以我觉得有些东西真的是回来要亲眼看一下,哪怕是留学生,特别是出国时间比较长的留学生,因为他们很忙,忙于生计,又找工作,他们无暇顾及。
  丁 健:另外跟国外的高度专业化有关系,刚才那个螺丝钉那词,我们以前讲要做一个螺丝钉,美国的文化是这样的,他高度专业化,你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听上去是一个非常自由的地方,但是实际上你的工作对你的要求就是把你自己的手头上的事做好,所以他的视野是非常窄的,信息量并不是你想象的这么大,虽然他到哪都可以看到,但是他未必有这样的精力、习惯去了解,所以很多时候媒体对这方面的报道未必很充分。所以他概念上的东西,和现实里面的东西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另外我觉得对“赢在中国”来讲,应该提出一个表扬的地方,其实你们这次做这个事情的层次相对来讲比较高,因为像这次做的沙盘推演,就是商战模拟,这套东西实际上在国外、在欧洲是多少年,也是非常高的培训,这种档次的培训的话,我相信不用说是一般的海归,就是念过MBA的海归也没有多少真正在这个上面经过这么强度训练的,所以当他们看到这些东西感到非常吃惊,感到国内的,你们这个节目的水平的话呢,我相信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因为当年我第一次做这个东西的时候也非常的吃惊,也在这里面学到非常多的东西,它的质量是非常高的。
  雅 虎:这个网友对您比较了解。
  网 友:我想问问丁总,作为基金董事总经理,对于一个新兴的投资,最主要看重这个公司的什么?
  丁 健:几个方面,首先当然你的想法、整个的想法无论是从战略发展、长远角度,有没有吸引力。我们上次听到一个项目,就是因为他的项目的想法特别有独到之处,特别新颖,其实没有什么难的,难者不会,会者不难,一个会下来我们就决定300万美金马上投进去,就是因为他的主意非常的好。第二个重要的因素是团队人在我们这里面看的是非常重要,尤其是我们的早期投资的,就是风险非常高,而且你开始的时候可能市场会发生大的变化,但是人是不会变的,所以你这个人能不能应付这个变化,当你的市场发生变化的时候,当你的环境发生变化的时候,当你的战略遇到阻力的时候能不能适应,能不能很快的学习,还有坚韧不拔的意志有没有,团队的考量是第二位的。第三位就是看你的专业能力,你的主意很好,但是你的背景是不是能够做出这件事情来,如果这个事情本身不是你最擅长的,其他人比你做的更好的话,可能你这也未必是更好的投资。当然还有一系列的,比如财务回报、价格等等,这些问题是作为基本的投资都必须要有的。
  雅 虎:刚才二位都谈到,现在出国留学是越来越方便了,不像以前那么难了,那么目前也出现了一种情况,很多人很盲目,就是觉得我要出国,但是我学什么不太清楚,将来做什么也不太清楚,回国可以做什么也不知道。你们怎么看待这种盲从性?
  丁 健:其实不用说出国盲从,待在国内的人也未必不盲从啊?很多人不知道找什么工作,很多人不知道找这个工作为什么,我觉得这个很正常,大学毕业生开始的时候还是蒙蒙胧胧的,只不过他在这个过程里面要逐步的适应,要学、要了解,他从一开始什么都不明白,慢慢找到适合自己发展的路。盲目的只是一味的说出国比国内好,这不是应该的态度,但是有机会的话,出国走一走、看一看,不是一件坏事情,因为特别是现在,无论哪一个行业,全球化程度越来越高,我们叫地球村、地球村的,一类是你没有任何感性的认识的话呢,我觉得还是会有遗憾的,我觉得如果有机会的话,还是建议大家哪怕是出去旅游,都适当的出去走一走,对不同的文化接触都会有很大的感触。其实你看看自己的孩子,经常出去的和不出去的比较,谈吐和思维方式不一样。
  王辉耀:这两个方面原因,别的国家也有,但是别的国家相对来讲好一点,主要是跟我们的体制有关系,我们的漫坛子教育。中学生,国外怎么样设计你的职业生涯,你今后做什么,比如我们中学是不是开这个课,我们中学在应付高考,背政治考试题,我们体制上有一些原因造成的,还有一些原因,国外的中学生,对社会的实践非常重要,国外一年级暑假就要实习,中国现在开始这个过程了,但是是不是灌输到大学一年级,我觉得还没有。如果你在实习的过程中,你干了几个工作,你尝试了几个事之后,你觉得我可能适合干这个,适合作学术、营销、管理,往往这样的话更明确。比如MBA的招生一定要工作二年以前才招你。所以中国的教育要实践,和我们的体制有关系。所以我们要从中学就开始职业生涯,第二从中学,甚至从大学生一年级就要开始社会实践,就是去企业实习,哪怕你去麦当劳实习,也会感觉你是不是责任心很强的人,是不是适合做精细的事情,然后知道自己今后适合做什么,知道自己学什么。另外还有更多的社会其他的过来的人,更多的跟这些想出去的人,想走入社会的人有一些接触,这些要有配套出来。
  雅 虎:还是要对自己的将来有一定的规划和目标。
  王辉耀:这个确实很重要,我觉得做规划比较早的人,我见过很多个案,做的比较早的人,这些人等到大学四年级的时候。
  丁 健:成功的可能性大很多。
  王辉耀:对,如果你毕业才想做什么的话就很难。一个北大毕业的时候也是,到了四年级的时候才想是出国也好找工作也好,这个时候已经很迟了。
  雅 虎:所以有很多人找不到工作,就考研究生。
  丁 健:另外是你的性格和能力的反应,其实你养成这种习惯,相当于死读书的人和会读书的人是不一样的,你是会设计自己人生的人,其实对和错是次要的。那天在北大讲,你们最大的优势是可以犯错误,但是如果你有这个习惯,主动做一个决策,错了再改,这个时候命运不停的把握在自己的手里,比你被人家推好,大家做什么你也做什么,你的兴趣在哪里,你的目标是什么等等,我觉得这个东西的要求,可能每一个人不同的能力和对后面的影响非常大。
  雅 虎:现在36里面还有3位海外选手,最后二位给我们的海外选手鼓鼓劲、加加油,给他们说几句祝福的话。
  丁 健:其实我觉得虽然从海外回来,我倒觉得,首先要祝贺他们的是有这样的一个勇气,因为我们知道,他从海外回来参加这个事情,还是要付出很多的,这个首先应该祝贺他们这个,其实输赢反而次要,关键是参与这个过程里面非常重要。本身这个已经赢了,当然我们还是祝愿他们能够发挥自己最好的水平,来取得最好的成绩。
  王辉耀:无论海内海外重在参与,参与的过程是最重要的。像每个人进来以后,他过五关、斩六将,进到最后的阶段,也是一种成就。所以参与这个节目呢,我只是希望通过海外选手的参与,能够把“赢在中国”的信息带到海外,让更多的留学生都回来参与这个事,像刚才讲的,国内国外有这种差距,他有很多的机会,这样会鼓励更多的人来参与,同时带动了中国创业的文化和兴起。所以对于海外选手来讲,一定要发挥他们的优势,特别是发挥他们的视野和国际化的水准,同时他们能从本土选手里面学到很多的东西,这是相辅相成的事情。总的来说,这个节目是非常好的节目,无论海内海外,都希望他们成功。
  雅 虎:非常感谢二位能够参加我们“赢在中国”的《赢家访谈》,再次感谢二位。
  丁 健:谢谢。
  王辉耀:谢谢。

 

王辉耀联系方式:
E-mail: wanghuiyao-mail@ccg.org.cn  
网址:www.wanghuiyao.com      blog.sina.com.cn/wanghuiyao
Tel: (+86) 010-65611038, 65611039, 65611041, 65611037
Copyright @1998-2018 Wanghuiy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