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新闻1+1:如何防止低龄留学热背后的“流血”事件    
     随着中国低龄留学生的不断增加,越来越多缺乏独立生活经验、缺少自我管理能力的中小学生大批到海外学习和生活,这同时带来了许多的安全问题,近期出现的一系列留学生刑事案件更是牵动了广大留学生家长的神经。
详情>>
王辉耀:在挑战中把握机遇,共同推进中美大国合作
(2016-11-29 11:25)

 

 

        2016年11月21日,由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主办的 “面对未来的中美关系:挑战与机遇”第八十九期《经济每月谈》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行。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的总经济师、执行局副主任陈文玲,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阮宗泽先生,中国全球化智库(CCG)理事长、国务院参事王辉耀,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公共事务学院研究员、中国项目联系主任孙哲等四位专家就中美两国未来在政治和经贸等领域的合作和挑战进行了对话。

以下是王辉耀先生的发言实录

 


        谢谢张大卫理事长的介绍,非常高兴来到国经中心经济每月谈,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办这个研讨会非常及时,刚才听了阮院长和陈主任的发言,很受启发,谈到了很多实质性的问题。今天我想给大家汇报的是,在挑战中把握机遇,共同推进中美战略合作。

        刚才两位专家都谈到了,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这件事,既有意外也是在意料之中,因为这算是一个“黑天鹅”,但是我们也发现,近期的反全球化,包括反移民,反自由贸易,英国脱欧的一系列现象,形成了特朗普当选的前奏。当然现在我们有很多担心,下一步中美关系怎么看,这是我们比较关心的,今天研讨会的核心也是中美关系和特朗普的当选。特朗普的当选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要看我们如何把握机遇,如果把握得好,可能对中美关系也不会造成根本性的挑战,而且可能给中美关系和全球化进程带来挑战的同时带来新的机遇。

        我们都知道,美国大选选举中很多候选人的口号或者主张不完全等同于他们执政以后的执政政策,比如里根总统在选举时说要和台湾升级关系,但是当选以后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也包括克林顿,在竞选时说要把中国的人权问题当做主要问题,但是他执政后也没有完全实施竞选的口号,而是促成了中国加入WTO。所以我们要辩证来看这个问题,美国国会对总统的见解也会形成一定的制约,包括美国的50个州,州政府的州长并不是总统任命的,也是基于当地独立的政策,和当地选民的挑选,特朗普即使上来也有很多的制约和各大利益集团的平衡。当然,他确实是非常精明的一个商人,通过他一系列的别出心裁、与众不同、甚至有点哗众取宠的口号赢得了美国选民的关注,而且把他送上了总统的宝座。美国老百姓在八年前选奥巴马时已经有这种倾向,选一个不是很成熟的、不是已经是有很深根基的,愿意选一个局外人,对华盛顿政策不是特别了如指掌的人。当年奥巴马是刚出任参议院不久的候选人,美国选民也把奥巴马选上了,这次又把特朗普选上了,都有类似的趋势,而这次达到了顶点。大家都说特朗普不按常理出牌,但仔细看,这次选举仍然也算一次经典的共和党归来,因为代表的选民整体对民主党的政策的不感冒,因为选希拉里还等于民主党继续在八年以后再执政四年,选民感到厌倦了,而且对奥巴马八年的作为也有所不满。

        但是我们看到,共和党归来有一个很核心的要素,共和党历来是美国两党政治中最坚持自由贸易和放经济的一党,特朗普上来也得依靠共和党传统的力量。我们从他选举以后的言词来看,他也有所收敛,他竞选演说中也讲,他要代表全美国人民要达成内部的弥合分歧,统一美国选民的一些共同的关心的议题。

        总的来看,特朗普当选,我认为在一定时间内给美国相关政策带来了不确定性,包括双边关系、多边关系,全球化进程,都可能带来负面的应影响。但如果从长期来看,如果这些挑战双方能够把握得好,包括管控分歧,强化共同利益,开展全方位、多层次的对话与合作,我想我们能把一些挑战转化为机遇,特别值得关注的是,习主席在当天发贺电,而且五天之内就进行了通话,这也展示了中方的积极,包括特朗普的表态,我觉得也非常积极。所以我觉得在明年他上台以后,会在中美之间有一个各自的调整和逐步适应的过程,包括他开放4千个部长、厅局长的职位向社会开放,公开招聘,说明他对人才很重视,这些人才起来以后,我相信整个的体制,包括新上来的人才,都会对中美起到很重要的作用,还有他向基辛格讨教中美关系的建议,这都是非常积极的信号。另外他的顾问也在《南华早报》发表文章,说奥巴马没有参与亚投行是战略失误,给中国发出了很多积极的信号。

        中美关系面临的挑战,其实很多方面是老生常谈,还是离不开这些话题,比如未来的政策走向如何理解和加强信任,国际规则的制定和话语权,地缘政治和安全、贸易与主导权、双边投资等等,这些都是继续围绕中美关系的核心议题,取决于两个国家采取的一些方法和应对措施。总的来看,中美之间有着非常好的经济和人文交流的基础,这方面非常好,容易产生冲突的还是来自于军事安全、地缘政治和不信任,包括美国和日本进行军事演习,向韩国提供萨德防御系统等,都是中美之间容易发生的障碍,应该避免这方面进一步升级,那么如何减少这方面的负面影响,我认为我们应该加强经济和文化关系的发展。另外我们也需要注意到,中美和周边国家之间也有各自不同的利益,这些方面也会引发系列问题和连带效应,也需要我们加强这方面的妥善应对。

        我觉得值得关注的是,特朗普在选举时毫不掩饰对普京的欣赏,如果美俄关系得到进一步改善,那么对中国意味着什么。对于美国来讲,美国的右翼总是有一个假想敌,是不是有一个主要的竞争对手,如果未来美国把他的主要竞争对手定位在中国,美俄关系改善会对中国带来什么挑战,这是值得我们关注的。就像当年尼克松访问中国,中国、美国、苏联三国多年的关系也是很微妙的,这是值得我们关注的。另外一方面,特朗普说要减少对日本、韩国、德国的保护,这方面是不是也给中国带来一个机遇?包括美国在南海方面是不是也会有所收敛,比如会更关注自身国内的问题,要更多的“美国化”。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给中国东北亚和东南亚带来一个很大的机遇,我觉得这个儒家文化圈的进一步融合,经济上我们已经融合,如果在人文文化,特别是经济方面进一步融合,建立东北亚自由贸易区、中国东盟自由区,也会给中国带来团结亚洲或者在亚洲建立起比较重要的伙伴关系,欧洲、美洲、亚洲在未来形成一些新的格局,这是值得关注的一方面。

        中美关系的复杂性,很大程度是源于双方意图和发展的不确定性,但随着中国实力不断提升,国际竞争规模不断扩大,全球影响力不断发展,也包括中国在全球贸易,也包括在区域开发方面的表现,使美国和一些发达国家担心中国是否有意打破现有的国际游戏体系,进而产生落差,这些方面都需要我们做更多的解说,包括增加更多互信,消除彼此的猜疑。

        第二个大的方向,我讲一下合作的方向和基础。中国不断的发展也是一个很大的机遇,不仅是中国的机遇,也是美国的机遇,也是世界的机遇。特朗普高级顾问前几天在《南华早报》发表文章,指出华盛顿奥巴马政府未能参加亚投行是被广泛认为是美国的战略错误,这是很值得玩味的。在特朗普当选没几天就发表这样一个观点。我们更多的把特朗普的团队,包括周边的顾问,能够更多的凝聚到中美共识上来,可能会有更好的对中美发展务实管控、分歧、加强全方位合作有很好的基础,促进中美推进更广泛的亚太经贸合作。

        中美之间有很多广泛的经济基础,比如中美的经济总量占世界1/3,人口占1/4,贸易占1/5,中美在国际上举足轻重。现在中国在美国的投资和美国在中国的投资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比如美国的世界500强都在中国投资,而且中国对美国的出口,比如苹果绝大部分都是中国生产,沃尔玛每年中国的巨额采购,对中国的通货膨胀也造成了非常好的抑制作用。我们现在已经是经济的命运共同体,如何保持更完善、更健康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中美的旅游交流、人文交流,非常频繁,包括中美签证通过,现在中美之间每天有2万多人飞越太平洋,而且中国每年有50多万留学生出国,其中一大半去了美国。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已经有差不多200多万留学生在美国留过学,旅游会是一个迅猛的增长点,随着中美十年多次的往返,去年差不多接近500万,我们的利益大于分歧,我们的经济共同利益是大于分歧的,我们应该更多的具有更多的共同基础。

        如何共同提升和完善全球治理体系,推进全球化进程,对中美两国都有利。因为美国一直在主导全球化,从二战以后,二战以后全球化的1.0,布鲁顿森林以后,我们看到了联合国的成立,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会、WTO、G20、G7等等,美国一直起到积极的主导作用。中国参与进来,实际上是有助于现有的国际治理体系向2.0或者向更高的版本发展,而且中美两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已经占到了相当大的部分。我们看到,战后70多年世界没有发生大的冲突,没有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很重要的原因是经济全球化,让大家都尝到了和平的红利,所以中美在这里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

        今年是中国加入WTO的15周年,按照李克强总理的说法,中国也是全球化最大的获益者之一,我们的GDP翻了五六倍,我们的国际贸易也翻了五六倍,中国的发展在这十五六年里非常快,改变了中国千千万万人的脱贫,包括城镇化等等。中美除了全球治理,在奥巴马时代还达成了全球首份的减排巴黎协定的生效,这两天气候大会也在召开。所以说,中美在全球经贸治理方面已经有了一些成功的先例,现在是我们怎么样在特朗普上来之后,稳定保持现有的成果,而不是以邻为壑的这种孤立主义,也不是把国际贸易这个世界引进“火车头”给减速。所以这都是非常值得关注的。

        我们都知道,美国在奥巴马政府期间包括TIP、TTIP谈判了占据了世界绝大部分的贸易量,达到了百分之七八十,实际上这是以服务业为主导的贸易谈判的机制,现在中国的服务业已经上来,我们目前服务业已经占到GDP55%,“十三五”期间我们会达到60%,我们未来不光是WTO货物贸易,未来更多要寻求服务贸易,TPP更多是关注服务贸易,现在我觉得美国特朗普提出来说要否定,或者不再推,可能对中国是一个机遇。奥巴马也说在任期内不会再在国会表决TPP,但是TPP是12个国家通过五年谈判达成的基本谈判机制,我认为特朗普上台以后,有朝一日达成的共识可能会被补充完善,可能会被利用,如果TPP改头换面再出来,没有中国的参与是不合适的。特朗普已经发出信号,为什么奥巴马不参加亚投行,中国也应该邀请美国参加亚投行,甚至参加一带一路,中美之间可以在TPP和RCEP的基础上达成一个新的贸易安排,把TPP和RCEP中已经达成的共识经过重新的谈判和整合,形成一个新的贸易机制。特别是这次习主席在秘鲁提出来的FTAP,这2004年已经提出来了,但是没有实施。亚洲自由贸易协定,有TPP的基础,有RCEP的基础,TPP是12个国家,RCEP是16个国家,中间有很大的重叠,把已经达成协议的部分,通过新的整合,中美如果都在里面的话,我觉得会对国际经济新秩序,包括新一轮的服务贸易的推动带来非常好的正能量的合作。虽然特朗普说要重新谈判WTO,要审视重新谈判NAFTA,至会有一些新的措施或者是新的想法,但我们应该更多的鼓励美国不要陷于单边的区域主义,更多要走向巩固和发展全球治理中的成果,通过中美来共同推动。如果美国单方面退出,我觉得会对世界经济和国际贸易都非常不利,这也不可能由中国一家主导,是需要中美的共识和两国共同参与推动全球化继续合作,非常关键。

        有一些具体的建议:一要维护已有的成果,继续深化双边的投资与贸易合作。我们知道,经贸合作实际是中美两国关系的压舱石,非常重要,之所以中美能发展到今天的程度,中美贸易已经是最大的双边贸易之一。我们中国与全球化智库和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联合举办了中美双边直接投资25周年的研讨会,发布了25周年的全景图的中美投资报告。从报告可以看出,从1990-2015年双边投资不断增长,中国对美的投资已经超过了美国对中国的投资,2015年首次突破,中国到美国投资比美国到中国投资多,说明中美之间的经济关系达到了一个深度融合的程度。“共融共通”的局面,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中国从制造业向服务业、向创新转型,中美双方有非常多的共同利益。所以未来中美贸易进一步扩大投资贸易合作,这是非常重要的。相信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和他的团队不会忽视中美经济贸易带来的实惠和实际利益,抓住他务实的方面,对于中美关系来讲非常重要。

        二、共同推进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完善和升级。原来的全球治理体系,可能美国单独在支撑,但随着中国经济不断崛起,习主席一再强调我们要更多参与全球治理,要形成人类命运共同体。由于有了中国的参与,能不能更多重振自由贸易便利化和投资的引进作用,加强贸易的开放性和包容性,维护多边贸易体制,习主席在亚太峰会上也提到了这点,亚太要有担当,发挥引领作用,采取有力协调作用,为世界经济复苏注入新动力,为世界经济增长开辟新道路。中国已经在做这方面的工作,我想中美之间的共同利益是一致的,把亚太自由贸易区FTAP的建设和原有TPP建设,美国主导的TPP建设和我们和东盟主导的RCEC的建设,把他实质的内容和达成的共识衔接在一起,建立起一个新的TPP和RCEP两个多边机制条件下的体系,这样可能是一个具体工作,我们也可以积极邀请美国加入亚投行,参与“一带一路”,更大范围的共建共享,推进中美关系发展。

        三、加强更广泛的全球治理合作,除了经济治理合作以外,比如巴黎协定,这方面要更多推动,也包括WTO、IMF 、世界银行、G20等等一些国际机构,特别是一些专业的国际机构,也是可以加强的。中美现在成为双边最大的人才流动的国家,是不是也可以建立一个人才的WTO或者国际人才组织,中美共建。

        四、要继续加强政治安全对话,中美之间的战略经济对话,多年来开展的效果非常好,而且是高层次的,我相信新一届的特朗普团队上来以后也会继续认识到这方面的价值。

        五、进一步开展人文交流,中美这些年覆盖面积最大的的就是人文交流,包括文化交流、留学、移民、旅游、教育方面都有非常大的成果。中国已经成为美国最大的留学生来源过,美国现在有100多万留学生,其中30多万都是来自中国,而且保持了美国第一大留学生来源过的位置。奥巴马提出来10万强,包括百万强的计划,美国需要进一步更多的加大美国来华留学的力度。

        六、中美应该在基础设施方面加强合作,中国在过去几十年开发出了基础设施建设的充分能力,包括优秀的技术,和美国重振基础设施结合起来,这是非常有益的。

       七、中美共同开发第三方市场,包括一带一路建设。这个大有可为,包括共同去非洲,或者共同去南美或其他国家,中美合作造福第三国人民。

        八、还可以继续积极开展智库的二轨外交。国经中心也是中国最大的智库之一,智库领域还可以继续发挥二轨的作用,在一轨没有达成之前,二轨可以达成很多共识,给中美政府提供更多的参考和决策建议。积极引导中美之间进行增进深入互信和更好的为政策建言献策。

        我相信在中美双方的共同努力下,两国战略可以进一步强化,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可以更加完善,中美可以发挥更大的影响力。谢谢大家。

 

  (根据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理事长王辉耀在由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主办的 “面对未来的中美关系:挑战与机遇”第八十九期《经济每月谈》上的演讲速记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王辉耀联系方式:
E-mail: wanghuiyao-mail@ccg.org.cn  
网址:www.wanghuiyao.com      blog.sina.com.cn/wanghuiyao
Tel: (+86) 010-65611038, 65611039, 65611041, 65611037
Copyright @1998-2018 Wanghuiy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