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新闻1+1:如何防止低龄留学热背后的“流血”事件    
     随着中国低龄留学生的不断增加,越来越多缺乏独立生活经验、缺少自我管理能力的中小学生大批到海外学习和生活,这同时带来了许多的安全问题,近期出现的一系列留学生刑事案件更是牵动了广大留学生家长的神经。
详情>>
王辉耀:“一带一路”是全球化2.0的强心剂
(2017-02-23 15:44)


全球化的1.0的版本不足以维护现有的正常的运行,这个时候就出现了全球化的2.0的版本,这里面包括了亚投行和一带一路.从1.0的版本要进入2.0的版本,中国从原来的一个旁观者到参与者,到现在的积极参与者,甚至是引领者。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理事长兼主任、国务院参事王辉耀认为,全球化的1.0的版本不足以维护现有的正常的运行,这个时候就出现了全球化的2.0的版本,这里面包括了亚投行和一带一路。从1.0的版本要进入2.0的版本,中国从原来的一个旁观者到参与者,到现在的积极参与者,甚至是引领者,中国的这个变化是巨大的,一带一路向全球化注入了一剂强心剂,或者说提供了一个新的方向。


   采访实录:

 

  主持人:贸易畅通是一带一路发展当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在过去的三年当中,中国可以说和其他沿线的国家在贸易畅通方面都做出了很多的努力,您能不能大概给我们介绍一下在这个方面我们取得了哪些成果?

  王辉耀:我觉得现在这三年做的比较重要的工作就是形成了这么一个氛围,形成了一带一路得到了大家的共识。因为可能一两年前,说一带一路这些个国家都不知道一带一路是怎么回事或者一带一路代表着什么方向。那么现在大家基本上有了一个比较清楚的认识。比如说像中东欧的这些谈判啊,包括首脑会议啊、包括我们跟就是像波兰啊、像捷克这些原来的这些东欧的这些国家都非常的积极。所以说现在的一带一路它的这个概念已经是相对来说比较普及了,那么可能就是下一步就是说怎么样来推动这个事。

  实际上我还有一个更大胆的设想,这60多个国家能不能组合在一起,也谈一个自贸区的协议。政府之间可以更多的沟通,比如说能不能建立一个国际组织,比如说我们现在有像经合组织国家,还有像OECD国家,OECD其实就算是一个发达国家组成的一个研究型的,一个网络型的一个国际组织。那么一带一路呢现在还没有形成一个国际组织。

  主持人:那刚才您讲的其实就是属于政策沟通的这一个方面,只不过是从更顶层的去设计,现在我们需要一对一的国家之间谈,那我们形成了一个组织之后形成了一个合力,可能在这个方面的沟通会更加的容易一些。

  王辉耀:对对,我觉得是这样,比如说我们曾经开过中非的首脑会议。我们现在也开中欧的首脑会议,我们也开中国东盟首脑会议。10+1、10+3,就是有这个可能以后开一个一带一路国家的首脑会议。比如说英国,习总书记去年访问英国的时候受到了非常热烈的欢迎,而且中国和英国有很多的合作,那么现在英国呢现在就脱离了欧盟对吧,发现英国可能也是非常有积极性,就是说参与新的和中国的合作。让大家都意识到这个是一个共同的事,所以我倒觉得就是说上层建筑这块,可能我们还需要更多的来加强,这样的话可能有了高层的共识以后不管是企业也好,还是老百姓也好,还是说下面的其他的关产学都可以加强合作。

  主持人:意识其实是非常重要的,就是大家能够在意识层面达成一个共识之后,我们再去做事情的时候就会方便很多,中国企业其实也一直都在践行着这个一带一路的精神给它走出去。一带一路提出了这个三周年的时候中国企业走出去它所呈现出来的特点和原来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王辉耀:根据我们的分析,我们发现就是说一带一路的国家呢,现在基础设施的项目开始增多。包括还有跟一带一路的投资开始加大,另外一个就是说我们的国有企业也开始活跃一带一路。比如说我们在印尼最近拿了一个高铁项目,我们就是在谈着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高铁,我们现在在泰国也在谈。我们现在包括像跟柬埔寨和缅甸都有这种可能性,特别是巴基斯坦我们有专门的中巴走廊的这个经济合作,特别的务实。

  那么另外一块呢就是说我们跟中亚的一些国家,包括在石油啊、天然气啊、输送管道啊,包括在运输的方面就是我们有很多的专利,包括从中国到欧洲这种穿过中亚,这些都在进行,缩短了他们的时间,节省了比如说通关的这些关卡。还有一块就是可能我们需要更多的旅游到这些国家,但是现在主要是去发达国家,比如说一年我们大概有超过1亿的人次,旅游消费是1000多亿美金,很大的一个金流。

  当然很多的国家可能还没有意识到这些会带来很大的好处,他们还有一些国家可能还会有一些防备。所以我就觉得特别需要这种让他们看到实惠,包括我们原来提倡的就是打造几个样板国,全方位的来推动这个。

  主持人:您说的样板国的意思就是说我跟这个国家合作的很好,我们可能会有一些成功的模式,那么我们把这个模式梳理的非常的清楚,然后用它来作为一个样板跟其他的国家再去沟通的时候,至少他能够看到,原来是有成功的例子的。

  王辉耀:对,就是它可以是一个模式就是说可复制、可推广。就像自贸区一样的,现在上海做好了以后可以推广到天津啊、广东啊,然后现在扩大到全国11个省市,就是我觉得这个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主持人:但是在做这个样板的时候,如果是在国内,不同的省市之间可能还有一些细微的差别。那国和国之间它的差距可能就会更大。那如果说我和马来西亚合作的非常好,我们的这个模式怎么能够让别人也能认同我们这个样板是可以实行的呢?

  王辉耀:就是对口的合作,如果说我们能够有一两个专门对着巴基斯坦、有一两个对着尼泊尔或者是对着吉尔吉斯斯坦就是它就可以让大家集思广益或者说更多的来参与。当然不是说这个完全只能在这一个省啊、在一个地区,它可以是很多其他来参与的,但是每一个地方有一个一带一路的办事处或者一大一路的协调的这么一个地区来支援我们的企业或者说鼓动我们的企业、鼓动我们的老百姓。

  主持人:而且还能够发挥出来这个地缘的优势啊。

  王辉耀:对,内蒙和蒙古国等等,就是这种地缘的这种优势是现代发挥得不够的,所以我觉得这也是一个方面。比如说我一带一路已经考察过了好几个省市,我们去了广西,就广西和越南非常的接近。但是呢现在就是越南非常希望我们过去,但是比如说的旅游现在就有很多的障碍,所以说在关卡那部分要换车,换大巴。然后一上一下就耽误很长的时间,就像这些打通关节的地方就可以弄了。还有一个就是说现在我们这边的运输都是高速路,到了越南那边就成了可能单行二级、三级公路吧,那为什么不可以把它的公路更好的拓宽?或者说建设起来。

  主持人:其实也是基础设施初期的一部分啊。

  王辉耀:对,这样就能跟越南就能更联通,有一个可能从更广义上来讲,你比如说现在在广西的这些地方,很多地方现在都有一些越南的劳工啊,就是中国现在本身也进入了一个劳动力的短缺。也需要进一些人才。一带一路是一个双向的,并不是中国一定要去这些地方,就是这些国家也可以到中国来。我就觉得这样的话就可以把一带一路搞起来,就是大家都觉得我们就是一个共同体,就是这个共同体之间互相人员啊、流动啊包括签证的减免啊。包括互相的资格的认证啊,这都可以更多的开展,那有了这些东西你才能吸引这些一带一路的国家的参与的积极性。就是我可以去你那,你也可以来我这,那就很有意思了。

  所以我觉得我们其实实施了很多年的原来的我们叫市场换技术,对吧?说现在就是说到了这个阶段以后中国该学的技术都学了,那么到这个时候呢,人家就是说我们也不需要再换什么技术了,那你的市场是不是也可以多开放,那么可能以市场换市场。我到你一带一路的市场,我能够到那去,你允许我做这个,你对我开放。那我中国市场也给你开放。

  所以最后要形成一个一带一路的共同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对吧?

  主持人:我觉得您刚才提出了两个概念特别的好,第一个就是一带一路的这件事情一定是双向的,不是单纯的中国企业的走出去。其实还有外国的企业、外国的产品、外国的人民他们走进来,另外一方面中国实行了很多年的就是我们去吸引外资,别人到我们这来投资,我们就用市场来换别人的技术。实际上对于很多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来讲,它们其实正在走的是原来中国走过的这条路,我们有很多的成功的经验,或者说我们在走这条路的过程当中我们有一些失败的教训。其实都是可以和他们去分享的。所以我们不仅仅单纯的说是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我们去给你送钱的,其实不是这个概念,这是一个非常市场化的行为,大家都获益的。

  王辉耀:对,因为包括就是我们现在也在一带一些国家建立工业园区,这个就是一个有中国特色的特点。比如说我们在国内有高新区啊、科学园区啊、创业园区。现在就是一带也成建制的,比如说我们的一个园区,在海外建立工业园区。这样的话我们的企业可以抱团出海。我觉得这些都是一些新的模式。当然就是我们在探讨我们走出去的模式怎么样不断的提升,不断的完善,怎么能更有效的同时,我们应该考虑别的,这一带一路的国家怎么也能从中国的繁荣或者说从中国的一带一路中获得它们的利益,其实这个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说没有这块的积极性,应该是不能成功的。

  主持人:我记得在我们刚刚推出的这个中国企业全球化的报告当中有两个亮点让我们看到了,第一个呢就是其实现在中国对外的投资其实已经远远超过了来华投资的这个量,而且呢目前我们对外投资的金额好像已经达到了全球的第二。第二个就是原来中国企业在当地特别是同一类型的企业会进行恶性竞争,价格上的竞争。现在的模式变成了抱团出海。

  王辉耀:对,就是它实际上这种成建制的这种,包括这种园区的这种组合,实际上是上下游一起出去,这个就会比较好。

  主持人:您觉得像这两个现象反映出一个什么样的问题?它和一带一路的倡议提出是不是有关系,它的作用是什么?

  王辉耀:我觉得这个关联很大,就是中国现在等于进入了一个全球化的一个新阶段,你比如说改革开放就是中国参与全球化的一个过程。全球化已经发生了很久了,我们从二战以后,就是说我们从全球化的1.0的版本说起,那会成立了联合国、成立了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会、WTO是吧?这些国际的这些平台,那么这些实际上构成了全球治理的一个体系,包括像国际劳工组织和国际移民组织这些。

  这套体系现在慢慢地也开始面临着一些挑战了。或者说不足以维护现有的正常的运行。所以这个时候就出现了全球化的2.0的版本了。你比如说美国在谈的TPP啊,我们在谈的RCEP。那么这里面其实也包括了亚投行和一带一路。就是我们现在进入到从1.0的版本要进入2.0的版本,那么中国从原来的一个旁观者到参与只到现在的积极的参与者甚至是引领者,那中国的这个变化是巨大的。

  中国不是说我们要去反对这个原有的体系,而是说怎么样提升,维护和提升和完善现有的体系。所以说我觉得一带一路它向全球化注入了一剂强心剂或者说提供了一个新的方向,中国现在对外投资已经超过了来华投资。我们对美国的投资也超过了美国对我们的投资。所以中国到了一个净输出的一个阶段,那么这个阶段呢你必须要有一个宏大的,或者什么计划也好、或者是说什么倡议也好、或者说一个方案也好来配合这个计划。

  否则的话就是说中国现在包括中国的产能啊、实力啊,包括资金能力啊都起来了,那就需要和全世界国家去共享。

  主持人:您的意思就是说其实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它是顺势而为、应运而生。是这个意思吧?

  王辉耀:对,是这么回事,你总结的非常好,中国参与全球化的过去30年,中国获得了非常非常大的红利。那么中国也知道,要分享。而且要把这个全球化的成果分享到一带一路的国家。那么一带一路就是一个新的一个方向。实际上这个一带一路也不是一个新概念就是说全球化的最初起点是中国古代的丝绸之路就开始了。

  古代的丝绸之路就是当时徒步的这种很原始的全球化,那么现在的全球化是在一个全方位的、时空的、交通的、通讯的、互联网等等一个新一轮的全球化的。那么这个全球化以中国提出来的一带一路为建议的一个新的目标,或者说给大家提出了一个新的平台。有了一带一路的这个目标,那么我们就来逐步完善和实现它,那么这个就是我觉得是中国政府包括习主席提出来的这个一带一路这个远大的、宏伟的一个目标。

  主持人:而且非常有前瞻性啊,他在三年之前就已经看到了现在我们可能会发展,这是一条必由之路。我们肯定会到这个阶段。所以这是不是就能够解释在我们的报告当中所呈现出来的,中国企业在走出去的这个过程当中有一些非常本质性的变化。不如说由原来的竞争变成了现在的抱团一起出海,是不是可以这样去解释?

  王辉耀:对,因为这样的话就是说他们在这一个国家就是说可能要更多的照顾当地的利益,而且他们也可能像一种就是说海外的工业园区出现的话,它就必须要配合,包括它的上下游,包括它的政府在这上面的关注。还有就是说在一带一路的国家你也不能出太大的差错,你也不能就是说进行带恶劣的这种竞争,所以我觉得都是有关联的。

  主持人:就是伴随着一带一路它是一个全球化的2.0的一个版本,那中国企业走出去实际上也进入了2.0的这个阶段。

  王辉耀:对。

  主持人:刚才您提到这个贸易是双向的,我们走出去还有外面的企业和外面的产品走进来,那您有没有做过这方面的调研?就是在他们走进来的过程当中,这三年发生了哪些变化?

  王辉耀:我觉得就是从国外的企业来讲,走进来的这几年就是说中国虽然吸引外资但是还是保持着相当比例的增长。就只是增长没有我们走出去那么快,那么当然现在就是发现说更多的外资进来更多的关注我们的服务业、我们的高科技啊,比如说我注意到现在很多硅谷的企业到中国来,那么它其实是想吸引中国的资金到硅谷去投资。包括很多硅谷风险投资到中国来找资本来投入它的风险投资。

  王辉耀:因为我们这个内地的企业实力增强,包括很多的市场他们都内部消化了,所以外国企业要进来,除非你有特别不一样的本事。

  主持人:其实就是对它的投资要求变高了。

  王辉耀:所以现在对吸引外资也提出了一个新的要求,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它实际上也不是一个像原来粗放式的那种吸引,那当然我就觉得更重要的可能就是我们现在要进入到一些更高层的阶段。比如说我们现在的留学生我们就吸引的非常少。

  就像东盟来讲,我们去东盟留学的是12万人,东盟来我们留学只有7万人。

  主持人:为什么?

  王辉耀:就是说明我们在这方面还有一些就是思想的解放不够。

  主持人:是我们招生的力度不够吗?就是比如说是它的学生到这来,我们可能会有更高要求,还是说他们本来要来的意愿没有那么强烈?

  王辉耀:这里面有几方面的原因,一个就是第一就是毕业了以后他们不能工作,不能实习。那我们中国出去的留学生都是去了就可以实习,实习完了还可以工作,工作完了还可以拿绿卡。就是这个通道去预期是在的,他到中国来没有任何的预期,学完必须要走,否则就成为了三非打击的对象了对吧?

  第二个方面就是说我们的留学生,他们来了以后呢,就是都要把他们归在一个留学生宿舍,他们不能跟中国学生在一块交流啊,比如我们出去都要找一个老美练口语啊。人家来也一样也要找一个老中练口语。但是我们就是分开管理的,就是我们把他们讲音乐的都圈在留学生公寓里面。

  第三个,就是说我们的定价权是没有相关的学校的。就是说好多的学校招外国的留学生越多,我越亏本。学费的定价都不在他们的手上,所以他们没有积极性来招。

  那么第四个就是说我们没有开那么多的英文课,比如说现在中国学生到法国去留学,到意大利、到西班牙其实都是英文留学,当地的学校都是用英文来学。我们现在要么就是学中文,要么就是很少选择。所以说需要更多的开设国际课程、英文课程来吸引外国的留学生。

  主持人:这又是另外的一个话题,其实希望我们的高校更加的国际化。

  王辉耀:对对,但是呢对一带一路来讲,我觉得一带一路要人才先行。也就是说为什么美国搞全球化很容易,因为美国培养了全世界300多个国家的总理和部长,英国培养了180个。你看新加坡的李光耀啊什么李显龙都是英国留学的。那么中国培养了多少呢?中国大概培养了几个。据说埃塞俄比亚的总理是在中国留过学。所以就是说如果我们把一带一路搞好,就是我们应该把一带一路60多个国家沿线的人才大量的吸引到中国来培养,培养完了我们再把他们送回去。这样的话我们的一带一路才是一个百年大计。所以说否则的话就是说现在我们就是一厢情愿,人家说你能不能拿钱来投啊?你修高铁你怎么修你拿钱来修吧。否则的话你这个一带一路是很难搞起来的。

  主持人:一带一路已经三年了,我们确实取得了一些成绩,这个是全世界都已经看到的啊。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确实也有挑战,也有问题,比如说最近我们就看到,可能一些国家这种贸易保护的这个情节可能要下来,那这个对于我们的一带一路的推进会不会是一个阻碍?或者它是一个机会,那又经过您的这么多的调研,您觉得在我们下一步进一步的去推动一带一路的落实的过程当中有哪些建议吗?

  王辉耀:我觉得其实这个问题问的很好,现在呢我觉得就是世界这个保护主义盛行,就是大家都回到了单边主义,原来多边的这种全球的都在退缩,包括特朗普否定TPP就是一个很好的一个例子。那么我觉得呢这既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机会,正因为保护主义在盛行,我就觉得这个时候中国有这个气魄和有这个胸襟有这个愿景来做一带一路。实际上它就是一个全球化的胸怀、它就是一个全球化的安排、也是一个全球化的措施。这就是中国的一个机会,通过这个一带一路让这些国家看到实实在在的效果。而且通过我们的这些年储蓄的这些优质的产能更好的给这些一带一路的国家沿线造福带来效益。

  所以我就觉得现在的这些样板国家也好,样板工程也好都非常的重要,比如说我们在印尼的这条铁路,如果你修起来它能够给印尼带来巨大的变化。就会改变整个印尼对中国的印象,或者和中国走得更近,我们跟马来西亚,就是我们的马六甲要修这个港口,把这个港口修得特别地好,这样大量的船舶可以给马来西亚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那都会吸引他们到中国来。就像当年在坦桑尼亚和赞比亚修了一条坦赞铁路,在非洲产生了巨大的反响,整个的非洲六七十个国家都对中国非常友好。

  所以我觉得现在一带一路也是一样,就是这些国家都在面临保护主义威胁的时候,中国对这些国家的一带一路的工程也好,或者说来往也好,这个项目也好,真正的发挥出它应有的效应,就是能够成功我就觉得能够支撑起来一带一路。

  主持人:那我们怎么能够更好的把它推进下去呢?

  王辉耀:我们应该首先在政府层面打造一个一带一路共同体,就是要建立一个一带路的联盟,举行一个一带一路国家的首脑会议。这样的话,让这些国家都能够参与一带一路的建设,形成这种共识。或者就像OECD那样它是一个研究型的组织,研究这个OECD国家的,也是对一带一路非常好的帮助,所以说我觉得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就是我觉得一带一路就是我们的旅游啊应该先行,每个国家都欢迎旅游。那么你一旦去旅游的话,你可以带来大量的旅游的资源,要修饭店,要修路、要修风景、要给交通带来好处、要给当地的老百姓的商店带来好处。一带一路是全球化积累起来的新的王牌可以说。这个消费实力没有任何国家有,1亿多人,要花费一两千亿美金,那这个是一带一路最好的一个,最容易也是民心相通最快的一个见效的一个方式。

  主持人:原来我们靠的这个人口红利让自己来受益,现在我们要用我们自己的人口红利去给其他的国家,让他们去受益。

  王辉耀:对,确实是这样,就是说同时中国也要开放旅游,因为也有外国友人来中国来旅游,所以说这个是双向。因为你去多了以后,那人家来而不往非礼也,那觉得你中国人总来那我也去你那看看。所以我说这个事我觉得是特别的重要的。第三个我觉得比较重要的就是我们的留学生我们要培养一带一路的人才,一带一路的人才呢就是要大量的招收一带一路国家的留学生到中国来学习,我觉得这个中国还有很大的空间。另外一个方面就是说我们要把海外的华人、华侨、留学生用好。特别是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就像我们改革开放进来的时候是华侨引进,其实到一带一路国家也要依靠这些,特别是在东南亚这个都是华人最多最聚集的地方,所以说这个是我第三个建议。

  第四个建议呢我就觉得做园区是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一个很成功的一个经验,比如说我们从经济特区开始到沿海开发区,那么其实中做经济园区的形式也可以向一带一路的国家来推广或者说来尝试。

  如果有一个中国的园区在那,更多的中国的企业去投资就比较的放心。就不是单枪匹马,是抱团出海。所以说这样的话能够有助于他们在一带一路扎下根,能够不是去了一下就感觉势单力薄就回来了对吧?

  那么第五个方面我觉得可以建议的就是说我们一定要打造几个样板工程,建好几个样板国家,那么最后一个方面呢我就觉得我们要欢迎一带一路的国家甚至我们要建立一些更多的这种协定,比如说我们有自贸区的协定,去掉这种人员流动的壁垒,提供更多的便利。还有一个就是开放也是开放中国的市场对这些一带一路的国家,我觉得这样都是会吸引这些国家来更好的做一带一路的工程。


文章选自央广网,2017年1月23日

王辉耀联系方式:
E-mail: wanghuiyao-mail@ccg.org.cn  
网址:www.wanghuiyao.com      blog.sina.com.cn/wanghuiyao
Tel: (+86) 010-65611038, 65611039, 65611041, 65611037
Copyright @1998-2018 Wanghuiy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