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G主任王辉耀出席国际移民组织(IOM)移民顾问理事会会议    
     5月7日,国际移民组织(IOM)移民顾问理事会(MAB)第一次会议于瑞士日内瓦IOM总部举行。CCG主任王辉耀出席会议并分享了CCG在移民方面的研究成果
详情>>
CPTPP正式生效后首个相关报告 《CPTPP,中国未来自由贸易发展的新机遇》在京发布
(2019-01-11 11:27)

 

  2019年1月9日,全球化智库(CCG)在北京总部举办《CPTPP,中国未来自由贸易发展的新机遇》报告发布会暨研讨会。会上,CCG主任王辉耀发布报告,数位多边贸易机制以及CPTPP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就CPTPP对于中国的意义,未来自由贸易发展的机遇和挑战等问题展开深入讨论。

 

  1月9日,中美贸易磋商进入第三天。在经济全球化重大调整、WTO改革受阻、逆全球化不断上升、中美谈判进入关键时期,CPTPP(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为世界提供了一个新的发展方向。2018年12月30日,CPTPP已获得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墨西哥、新西兰等国家政府的批准并于当日正式生效。此外,该协定成员国将于1月19日在日本东京召开协定生效后的首次部长级会议,争取其他国家加盟,并试图将CPTPP的规则打造为世界标准。

 

 

 

  值此之际,为探索新形势下中国与CPTPP的关系、CPTTP给中国未来自由贸易发展带来的新机遇和挑战,CCG在CPTPP生效的关键时刻,发布《CPTPP,中国未来自由贸易发展的新机遇》报告。报告梳理了CPTPP自身的发展演变历程及特点,通过归纳总结CCG多年来对TPP及 CPTPP的研究和建议,分析新形势下中国加入CPTPP的利弊,从智库角度给出了中国参与CPTPP的实施路径和方式方法。发布会上,CCG特邀高级研究员、对外经贸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屠新泉、外交学院副教授付韶军等学者就报告及CPTPP相关问题展开深入讨论。

 

  报告指出,CPTPP代表着未来的自由贸易发展方向。据报告显示,CPTPP的经济总量占全球的13.2%,贸易总量占全球的15%,是有5亿多人口的大市场。根据WTO和联合国贸发会议的统计,CPTPP国家的进出口总额和对外直接投资流出与流入规模在世界总值中的同期占比已分别达到约28.77%和34.81%。CPTPP作为一个以更低关税和更高自由贸易为目标的贸易体系,在WTO改革陷入僵局、逆全球化大行其道的当下,其未来的发展值得期待。此外,相对于TPP,CPTPP的内容减少了,但对“电子商务章节”、“政府采购章节”以及“国有企业章节”等内容加以保留,这是目前其他的自贸协定中所没有的。其次,CPTPP生效条件相对宽松,门槛有所降低,因此扩容前景好。值得注意的是,CPTPP的标注仍是“全面且进步”,超过一般自贸协定只为降低交易成本的目的,它还包括了对劳动和环境标准的要求,以及在知识产权、国有企业等方面的各项开放和自由贸易要求。

 

  对于中国是否加入CPTPP,报告表示应以中国的国家利益为根本考量,而且要依据不断变化的形势来调整政策。基于中国长期处在发展中阶段但俨然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事实,报告从长远利益出发,考察了CPTPP对中国的实际利弊,从而为中国是否加入CPTPP建言献策。报告指出,加入WTO十八年后,中国自身已有能力和意愿继续扩大开放推动自由贸易。换言之,积极加入CPTPP,与中国力促全球化推崇自由贸易的原则相一致,有利于遏制当前以美国为代表的贸易保护主义和孤立主义的势头,推动全球范围内的自由贸易。此外,报告指出,加入CPTPP还将有利于中国为电子商务以及信息技术产业领域的优势产业争取到更大的国外市场从而为中国企业的“走出去”创造出一个公平、自由而广阔的世界市场,为中国服务业“走出去”提供帮助和支持。其次,为防止在当前中国面临紧迫的时间窗口期出现国际贸易上的被动局面,加入CPTPP将有利于中国解决未来于中美的结构性矛盾。同时,报告指出,加入CPTPP可加强中国与第三方的合作,加大“一带一路”的国际平台支持。

 

  在权衡利弊得失的基础上,报告建议在稳步推进的基础上,积极接触CPTPP能使中国早日成为这一更高标准自贸体系的成员,分享其贸易红利,同时积极参与世界未来贸易规则的修订。具体建议为:

 

一、中国在积极加入CPTPP的同时,应同步继续坚定推进RCEP谈判和FTAAP进程以及中日韩自贸区协定等多边的地区自贸体系,为中国参与制定新的国际贸易规则创造机会和平台;

 

二、抓住加入CPTPP的良好窗口期,即中美贸易争端进入“休战”,中国应主动作为,释放参与的积极信号,扩大符合中国国家利益的“朋友圈”,在加强中国对现有自由贸易体系的支持和捍卫的同时,避免被孤立在一个新的贸易体系以及世界贸易发展的潮流之外,并为加入CPTPP对其“国有企业章节”的规定做好准备;

 

三、智库、高校等研究机构要发挥解读与研究交流作用,加强对CPTPP的宣传和普及工作,鼓励智库界的互访,增进国内外学术界对CPTPP的共识,为CPTPP建言献策。

 

  本报告是国内智库在CPTPP生效后首个对CPTPP进行系统研究,并深入分析中国加入CPTPP的利弊及参与路径的报告。该报告的发布,对于推动以智库为代表的机构对CPTPP的研究,引发舆论上对CPTPP 的深入了解,凝聚社会共识,推动中国抓住时机占据在全球多边贸易体系中的有利地位有着重要意义。

 

  全球化智库(CCG)一直关注CPTPP的发展并一直呼吁中国加入CPTPP。CCG通过举行座谈会和调研,征求多位专家、CPTPP国家官员、大使等的意见,大多都对中国加入CPTPP持乐观和积极态度。其中包括,2018年10月28日,在CCG举办的“特朗普贸易政策:对中国与世界的影响及对应策略”智库圆桌闭门研讨会上,美国全国对外贸易理事会(NFTC)主席、美国前驻关贸总协定(WTO前身)大使、美国前副贸易代表、WTO前副总干事 Rufus H. Yerxa先生对美国政府离开TPP的决策感到失望,希望中国可以参与。日本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的田村晓彦教授也指出日本应该欢迎中国加入CPTPP。2018年10月17日,在新西兰贸易和经济副部长范吉利斯·维塔利斯(Vangelis Vitalis)先生一行,包括新西兰驻华大使,欧盟、澳大利亚、新加坡、新西兰、英国、加拿大驻华使馆官员等CPTPP国家及欧盟、英国等有关经济贸易参赞和使馆官员访问CCG时,他们均表达了对中国参与CPTPP的积极态度。此外,自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宣布美国退出TPP之后,CCG就呼吁中国可以加入TPP,并曾于2017年2月9日发布《中国外交进入新方位,可考虑加入TPP》报告。


 

 

CCG报告

 

2019/1/9

 





 

 

 

CPTPP,中国未来自由贸易发展的新机遇

 

CPTPP, New Opportunity for China in Future Free Trade

 

 

 摘  要 

 

随着日本、澳大利亚、墨西哥、新加坡、新西兰、加拿大等六国政府的批准,CPTPP(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于一周多前(2018年12月30日)正式生效。一个占全球经济总量13.2%,贸易总量15%,5亿多人口市场的多边贸易体系正式成立,也成为跨太平洋地区的第一个大型自贸协议。

 

该体系计划于2019年1月19日就哥伦比亚、印尼、韩国、泰国及英国等有意愿加入的国家开展第一次扩容讨论会,未来可能有更多的国家参与。CPTPP不仅是降低或取消了一些货物贸易的成本,而且在服务业、劳工、环境、知识产权等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贸易标准。因此,作为比WTO规则上更为严格的贸易体系,CPTPP成员国之间相互的开放程度更高,关税水平更低,对服务业和知识产权方面提供更强有力地保护。

 

长期以来,中国一直秉承支持自由贸易推动经济全球化的原则和立场,中国对CPTPP以及其前身都是持开放的态度. 原则上是否加入CPTPP应以我国的国家利益为根本考量依据。在新的形势下,考察对比其对中国的利弊之后再制定我们的应对政策才应该是中国的最优选择。

 

中国加入CPTPP符合中国更加开放的自身发展要求;契合中国服务业“走出去”做大做强的发展趋势;有利于为中美贸易争端解决提供长效解决机制;也为“一带一路”的国际平台发挥作用提供支持。

 

基于我们的研究和广泛的调研,CCG建议在继续坚定推进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中日韩等区域自贸谈判的基础上,积极抓住目前的机遇期释放中国参与的信号,推动以智库为代表的机构对CPTPP的研究与跨国交流,加大在国内媒体上对CPTPP的宣传和解释力度,尽快启动加入CPTPP的各项谈判。

 

 

 

 

Executive Summary

 

With the approval of the governments of Japan, Australia, Mexico, Singapore, New Zealand and Canada, the 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Trans-Pacific Trade Partnership Agreement (CPTPP) came into effect just over a week ago on December 30th of last year. This ushered in the formal establishment of a multilateral trading system which accounts for 13.2% of the global economy and 15% of total worldwide trade volume. Connecting markets boasting an overall population of over 500 million, this is the largest free trade agreement in the Asia-Pacific region.

 

The first meeting discussing the accession of new members into the trade agreement will be held on January 19th, where the process for nations such as Colombia, Indonesia, South Korea, Thailand and the UK who have all expressed their interest in joining CPTPP, will be set out. As a trade agreement, CPTPP not only serves to reduce or remove costs in trading but also puts forward new and higher trading standards in the areas of services, labor, environment and intellectual property. Therefore, as a framework for a more stringent trading system than that provided by WTO rules, CPTPP member countries are more open to each other, with lower tariff levels, stronger protection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and greater promotion of services trade.

 

China has, for a long time, adhered to and supported free trade, and actively promoted the deepening of economic globalization. Yet the decision for China to join CPTPP or not, should be determined according to its national interests and national economic policy. Therefore, as the situation progresses, China should examine and compare the advantages and disadvantages in joining the CPTPP before formulating response policies.

 

This report argues that If China were to join the CPTPP, this would be in accordance with China’s national policy of promoting greater economic openness, as well as being consistent with the “going global” development path of Chinese industry and enterprises. China’s accession to the CPTPP could also prove conducive to providing a long-term settlement mechanism for Sino-US trade disputes, as well as helping advance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of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Furthermore, based on extensive research, CCG suggests that China should seize the opportunity and continue to move forward with the RCEP negotiations, where China-Japan-ROK can hold discussions on producing an FTA and work to promote wider free trade with other (countries or regions). CCG also recommends greater promotion of cross-border exchanges and cooperation between think tanks and academic institutions between China and other CPTPP member countries. In addition, there should be further publicizing of the CPTPP via domestic Chinese media channels, providing information to the Chinese public on the trade pact and its advantages. In sum, the report maintains that it is a propitious time for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begin negotiation regarding its potential accession to the trade pact.

 

 

 报告正文 

 

 

 

 

 

一、CPTPP优势明显,代表未来的自由贸易发展方向

 

1、CPTPP经济总量不容忽视

 

CPTPP(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目前包括11个国家,经济总量占全球的13.2%,贸易总量占全球的15%,是有5亿多人口的亚太地区第一大贸易协定。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新加坡、墨西哥、新西兰6国正式批准了CPTPP,首轮关税减免于2018年12月30日正式生效[1],越南、文莱、智利、马来西亚、秘鲁也即将完成批准程序,该体系并将于2019年1月19日就哥伦比亚、印尼、韩国、泰国及英国等有意愿的国家加入其中进行讨论,未来可能有更多的国家参与。

CPTPP的成员国都来自亚太地区,日本经济实力雄厚,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等发达国家经济开放程度高,而其他几个CPTPP国家则为新兴经济体,经济前景良好。根据WTO和联合国贸发会议的统计,CPTPP国家的进出口总额和对外直接投资流出与流入规模在世界总值中的同期占比已分别达到约28.77%和34.81%。CPTPP作为一个以更低关税和更高自由贸易为目标的贸易体系,在WTO改革陷入僵局、逆全球化大行其道的当下,其未来的发展值得期待。

 

2、CPTPP标准“全面且进步”[2]

 

尽管相对于TPP,CPTPP的内容有所减少,门槛有所降低,但其标注仍是“全面且进步”,超过一般自贸协定只为降低交易成本的目的,它还包括了对劳动和环境标准的要求,以及在知识产权、国有企业等方面的各项开放和自由贸易要求。为使CPTPP顺利通过,CPTPP删掉了TPP中三分之一的原始文本,被搁置或修订最多的是与美国有关的22 项条款,半数与知识产权保护相关,但却保留了原有的三分之二的内容。除此之外,CPTPP对“电子商务章节”(即对通过数字贸易创建的数据提供广泛保护),“政府采购章节”(规定向外国投标人同等开放政府采购合同),以及“国有企业章节”(主要体现在限制成员国政府补贴国有企业和限制成员国政府干预市场方面)等加以保留,这是目前其他的自贸协定中所没有的。

 

3、生效条件相对宽松 扩容前景好

 

CPTPP的生效条件为在11个签字国中,只需有六个国家完成国内立法机构的审批手续后,即可在60天后自动生效。首次生效即有包括日本、澳大利亚、墨西哥、新加坡、新西兰、加拿大6个国家签订生效,而后越南、文莱、智利、马来西亚、秘鲁也即将完成批准程序。同时,CPTPP还拟定了未来成员加入的条件,2018年11月20日CPTPP首席谈判代表会议基本敲定将设立工作小组,未来有任何国家和地区提出要求加入,是否同意交由委员会进行审议。其过程先经过工作小组的磋商,最终在委员会进行表决。

 

4、CPTPP的发展进程

 

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于一周多前(2018年12月30日)正式生效。CPTPP由美国退出TPP之后脱胎而出。TPP指的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最初由亚太经合组织成员中的文莱、智利、新西兰、新加坡四个国家倡议而成立的跨太平洋多边经济谈判组织。2009年美国高调加入该组织以后迅速扩大其成员,先后有澳大利亚、新西兰、秘鲁、越南、加拿大、墨西哥、日本等国加入谈判,成为包括12国成员国的跨地区的、高标准的多边经济合作组织。

2017年1月,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第二天就宣布退出TPP。而后日本政府在3个月后开始致力于改善TPP的具体工作,2017年4月19日麻生副首相对外明确了要推动美国缺席下的TPP11国协定的决心。在日本政府积极主动的协调下,2017年11月越南召开的APEC会议期间,日本和其他10个国家终于签署了“全面且先进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即CPTPP。该协定在保留废除关税的约定下,冻结了知识产权保护、劳工标准等“最TPP的元素”20项条目,保留了TPP中三分之二的原始文本,被搁置或修订最多的是与美国有关的22 项条款,半数与知识产权保护相关。至此CPTPP,成为亚太地区巨型多边贸易协定(FTA)。

2018年3月8日,参与“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谈判的11国代表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举行协定签字仪式,11个成员国代表在声明中表示,这一协定将加强各成员经济体之间的互利联系,促进亚太地区的贸易、投资和经济增长。成员国将努力推动立法机构完成CPTPP审批,推动协议尽快生效。

2018年12月30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正式生效。

 

二、全球化智库(CCG)对TPP以及CPTPP的研究和建议

 

全球化智库(CCG)一直关注CPTPP的发展并一直呼吁中国加入CPTPP。CCG通过举行座谈会和调研,征求多位专家、CPTPP国家官员、大使等的意见,大多对中国加入CPTPP持乐观和积极态度。

1、2015年11月9日,CCG一带一路研究所的举办“一带一路与TPP:区域一体化和经济全球化的辩证博弈”圆桌会议上,CCG理事长王辉耀指出“中国应该继续大力支持WTO工作,同时及时争取加入TPP,及早参与国际经贸新游戏规则制定。”[3]

2、在2015年11月,CCG举办的第二届中国企业全球化论坛进行调研和座谈,在“平行论坛:TPP对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的影响”上,征求了多位专家的意见,多位专家持乐观和积极态度。原国家外经贸部副部长、博鳌亚洲论坛原秘书长、CCG主席龙永图指出,“中国的官方对TPP持开放的态度。中国需要对TPP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和态度”。[4]CCG主任、商务部中国国际经济合作学会副会长王辉耀指出,“TPP处于谈判之中,这对中国反而是个机会,应该趁TPP条例还在谈判阶段,加入到游戏规则里并参与规则制定。”[5]CCG副主任、国务院参事汤敏表示,“只要自身改革到位了,TPP并不会造成过大的影响,中国可以通过各种自由贸易区方式的设置打进这个市场。”美国经济战略研究所总裁Clyde Prestowitz表示,“中国并没有被排除在TPP之外,TPP鼓励其他国家参与。”

3、此外,2016年5月,CCG理事长王辉耀在分析利弊的基础上,还公开撰文《中国加入TPP的时间窗口和路径》[6]呼吁中国加入TPP。

4、基于智库的研究力量,2016年12月,CCG发布报告《中美共同推动的FTAAP将是“后TPP时代”最佳选择?》,提出智库方案和对策建议。[7]

5、2016年12月,CCG理事长王辉耀在接受《21世纪财经》采访时,也指出“中国没能参与TPP的谈判,这个协议可以说是不完善的”。[8]

6、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宣布美国退出TPP之后的第一时间,CCG通过调研和座谈,就呼吁中国可以加入TPP,并于2017年2月9日发布《中国外交进入新方位,可考虑加入TPP》报告。[9]

7、在美国退出TPP之后,智利大使向CCG理事长王辉耀指出,中国可以加入TPP,时机正好。而且,就在美国宣布退出TPP之后,澳大利亚随即宣布希望中国和印度尼西亚等其他亚太主要经济体能够加入TPP,以填补美国留下的“真空”。当时尽管错过了时机,但现在中国仍然可以考虑加入CPTPP。而且,中国对CPTPP一直保持开放的态度。中国外交部发言人2018年10月31日在例行记者会上指出“只要是有利于维护世贸组织核心价值和基本原则,有利于促进本地区经济一体化进程,开放包容的区域自贸安排,我们都持开放和积极态度。”[10]

8、2017年2月,CCG理事长王辉耀撰文指出,“中国可积极考虑加入TPP”。[11]

9、2018年8月,CCG理事长王辉耀在FT中文网上撰文指出,“中国未来可以考虑加入新的TPP”。[12]

CCG还通过多种渠道与新加坡、智利、文莱大使、新西兰、澳大利亚大使、日本产业省官员等进行交流,探讨中国加入CPTPP的可能性,CPTPP多国官员持欢迎态度。

10、2017年3月,CCG与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ASPI)联合举办“亚太经贸展望”主题研讨会。美国前贸易副代表、前TPP谈判首席代表、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ASPI)副主任Wendy Cutler指出美国退出TPP之后,其他成员国可以邀请亚洲经济体加入。

11、2018年10月17日,新西兰贸易和经济副部长范吉利斯·维塔利斯(Vangelis Vitalis)先生一行访问全球智库(CCG),包括新西兰驻华大使,包括欧盟、澳大利亚、新加坡、新西兰、英国、加拿大驻华使馆官员等CPTPP国家及欧盟、英国等有关经济贸易参赞和使馆官员,就WTO的改革,CPTPP未来发展和其他区域贸易协定的未来多边贸易体系现代化议程方面的推进和作用等话题进行了研讨交流,他们均表达了对中国参与CPTPP的积极态度。[13]

12、2018年10月28日,CCG举办“特朗普贸易政策:对中国与世界的影响及对应策略”智库圆桌闭门研讨会。美国全国对外贸易理事会(NFTC)主席、美国前驻关贸总协定(WTO前身)大使、美国前副贸易代表、WTO前副总干事 Rufus H. Yerxa先生对美国政府离开TPP的决策感到失望,希望中国可以参与。日本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的田村晓彦教授指出日本应该欢迎中国加入CPTPP。[14]

13、2019年1月8日,CCG理事长王辉耀在FT中文网撰文《主动加入CPTPP,以“加群”来为中美贸易争端“减震”》。[15]

 

三、新形势下,中国加入CPTPP的利弊考量

 

中国是否加入CPTPP应该以我们的国家利益为根本考量,而且要依据不断变化的形势来调整我们的政策。我们既要清醒认识到中国长期处在发展中阶段的事实,同时也要看到经过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尤其是中国加入WTO十多年后,我们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实际情况。因此我们不宜再以“发达国家VS发展中国家”这样二元对立的思维来看待CPTPP这一贸易体系,而主要考察其对中国的实际利弊来决定我们对其的态度和看法。不单单要着眼于眼前的得失,更要在意我们未来的长远利益。CPTPP作为一个亚太地区大型国际一体化组织,势必将与欧盟、北美自贸区形成三足鼎立的世界经贸格局,它比WTO在贸易规则上更为严格,其成员国之间相互的开放程度更高,关税水平更低,对服务业和知识产权方面提供更强有力地保护。

 

1、加入WTO十八年后,中国自身有能力和意愿继续扩大开放推动自由贸易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多个场合坚定宣告中国坚持扩大开放。在2018年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上指出“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必须坚持扩大开放,不断推动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积极加入CPTPP,与中国力促全球化推崇自由贸易的原则相一致,有利于遏制当前以美国为代表的贸易保护主义和孤立主义的势头,推动全球范围内的自由贸易。中国加入WTO18年后需要进一步开放,中国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显然已经不是原来的发展中国家,但我们也不是发达国家。这个特点让我们既要参与又要有针对性的对贸易规则做一些保留和修正。

目前WTO面临一些困境,近十多年来,随着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分歧加大、多哈回合的谈判受阻,WTO发展进入一个停滞期。尤其是美国新政府上台后,面对WTO谈判僵局,美国采取了消极的态度,逐渐放弃多边谈判转而依靠双边谈判解决经贸问题。美国总统特朗普更是经常威胁要退出WTO。这一在二战后确立的以消除贸易障碍、倡导自由贸易为指导精神的全球贸易体系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不仅如此,除了无法推进新的谈判进程,目前其现有的争端解决机制也面临严重挑战。面对近年来新的世界经济形势,WTO也未能够有效跟进。它忽略了当今世界如火如荼发展的数字经济。由于仅仅关注货物贸易和关税等传统贸易问题,进而未能够将信息、数字化等代表的新兴议题纳入到贸易框架中。

 

2、有利于中国企业参与世界竞争以及服务业的“走出去”

 

今年已经是中国加入WTO的第18个年头。目前,中国对外开放的基本格局还都是18年前奠定的,经过过去十几年的高速发展,2017年GDP稳居世界第二位,GDP几乎是2001年入世时的11倍。如果还采取原来的开放态势和条件,不但不能保护自身经济和企业的发展,反而会因为对等原则,限制中国有竞争力的企业在海外的发展。促进竞争,让中国的企业在国际上参与竞争,才是中国企业得到发展的机遇。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的服务业有了长足发展,经过多年的发展,2017年中国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为51.6%,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为58.8%[16],预计到2025年,国家将在优化结构、提高质量、提升效率的基础上,实现服务业增加值“十年倍增”,占GDP比重提高到60%。[17]侧重保护知识产权和服务贸易的CPTPP协议可以与中国不断提升的服务业以及电子商务、信息技术等优势产业相符合,可以有效保证中国服务业的发展以及权益。

未来服务业将在中国GDP的比重更多,中国也出现了诸如华为、中兴、小米、阿里巴巴、腾讯、联想、美团等一批具有世界竞争力的电子商务以及信息技术产业领域的优势公司。由于外界环境的变化,包括新西兰、澳大利亚、日本等国在考虑对中国的华为、小米、中兴等产品进行“封杀”、“禁售”等行为。如果积极加入CPTPP,有利于中国这些优势产业争取到更大的国外市场从而为中国企业的“走出去”创造出一个公平、自由而广阔的世界市场,为中国企业在这些国家提供了服务业方面的便利。

此外,CPTPP的“电子商务章节”,对通过数字贸易创建的数据提供广泛保护,这可以对中国的服务业“走出去”提供巨大的帮助和支持。今天数字贸易带来的生产率效益为中国经济创造经济价值估计为3.2万亿人民币(4660亿美元)。到2030年,这一数字可能增长11倍以上,达到37万亿人民币(5.5万亿美元)。[18]

数字出口是当今中国第2大出口部门,并有可能进一步增长。数字经济(如电子商务)促成的虚拟商品和服务出口的总价值达1.6万亿元人民币(2360亿美元),是中国第2大出口部门。事实上,主要受电子商务的影响,超过80%的价值是由数字支持产品驱动的。到2030年,数字支持出口价值将在今天的基础上增长207%,达到5万亿元人民币(7260亿美元)。[19]

同时,CPTPP还有“政府采购章节”的规定,向外国投标人同等开放政府采购合同,这也与中国举办国际进口博览会有着高度契合,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对商品贸易、包务贸易上的进一步开放,推动建设一个开放型的世界经济体。

 

3、加入CPTPP有利于解决未来于中美的结构性矛盾

 

CCG专家学者团在2018年9月的赴美“二轨外交”系列活动中,与美国国会议员进行交流时,他们也认为中国可以加入CPTPP,以展现出中国开放的姿态,美国更愿意与愿意加入CPTPP的中国进行谈判。美国驻日本前大使特别助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学院副院长、艾德温·赖肖尔东亚研究中心主任肯特·考尔德(Kent Calder),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BC)会长、前美国驻华商务总参赞克雷格·艾伦(Craig Allen),国会美中工作小组(U.S.-China WorkingGroup)主席、民主党众议院议员里克·拉尔森(Rick Larsen)表示,希望中国考虑加入TPP的可能,如果中国加入或者至少表现出加入TPP的姿态,将有力展示更加开放中国的形象。因为TPP在服务贸易、知识产权保护等上有着更高的标准,中国也到了这个阶段,中国加入TPP的举措会释放中国希望改进自身的真实性和可信性的信号,美国也将以此认为中国更加开放,这有利于中美下一步的谈判。

当今的全球贸易体系出现变革,多边贸易体系受到冲击,以美加墨、美欧、美日、日欧等低关税的多个双边体系正在形成。目前中美贸易争端虽然暂时“休战”,但未来谈判的结果难料。长期来看,中美贸易的结构型矛盾很难短期内解决。因此,当前中国面临紧迫的时间窗口期,为防止出现国际贸易上的被动局面,中国应提前准备,积极加入更多的区域性贸易体系,以“加群”的方式寻求更多“伙伴”来应对美中贸易对抗带来的震荡。而CPTPP正是目前中国可以积极参与全球化的有利体系。

 

4、有利于与第三方合作,加大“一带一路”的国际平台支持

 

积极加入CPTPP,还可以为“一带一路”倡议寻找国际经验借鉴以及国际依托。中国自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获得了全球各方的关注,但也面临一些挑战:首先,中国倡导的“中国方案”被很多国家默认为是中国对外扩张的战略,因此采取提防和反对的立场;其次,“一带一路”作为共商、共建、共享的平台目前还没有相对应的国际组织或机构落地运行,而且中国缺乏这方面的国际经验。因此,从以上两个方面来看,借鉴CPTPP的贸易规则可以有效提升“一带一路”国际参与水平,也有利于消除各方的疑虑从而减少推进的阻力,多与第三方合作。

 

四、中国加入CPTPP的具体建议

 

在权衡利弊得失的基础上,中国对CPTPP应该持有的态度已经非常明确,因此我们建议在稳步推进的基础上,积极接触使得中国早日成为这一更高标准自贸体系的成员。分享其贸易红利,同时积极参与世界未来贸易规则的修订。

 

1、同步继续坚定推进RCEP谈判和中日韩自贸区协定等多边的地区自贸体系,为中国参与制定新的国际贸易规则创造机会和平台

 

中国在积极加入CPTPP的同时,积极进行包括RCEP、中日韩自贸协定等其他区域内以及WTO改革等国际自贸协议的谈判进程,如果加入CPTPP,未来再整和RCEP,将更有利推进习近平主席所说的推动未来FTAAP谈判的目标,从而为未来推动FTAAP进程打下基础。美国与多个国家和地区加快了自贸区谈判的进程。中国在未来要谨防国际上新的贸易壁垒形成。为此,中国也应扩大自己的贸易圈,加快与东北亚经济圈、东南亚地区、非洲地区,以及东南亚地区的自贸区谈判进程,防止在国际贸易关系中被孤立。

 

2、释放参与的积极信号,抓住“窗口期”积极准备

 

目前,中国面临加入CPTPP的良好窗口期:中美贸易争端进入“休战”,近期,CPTPP国家也将于2019年1月19日就有意向加入CPTPP的国家进行讨论。中国应该正式向CPTPP相关机构提出申请。CPTPP刚刚生效,在特朗普之后,美国是否会回归TPP尚未可知。但正处在谈判阶段的日美双边协定很有可能针对中国设置相关的“毒丸条款”,为中国未来加入CPTPP设置障碍,中方先于美国加入可以避免再与美国进行谈判,掌握了对美主动权。

中国对CPTPP一直保持开放的态度。面临当前重要的时间“窗口期”,中国应主动作为,扩大符合中国国家利益的“朋友圈”。不断加强我们对现有自由贸易体系的支持和捍卫,同时,还应避免中国被孤立在一个新的贸易体系以及世界贸易发展的潮流之外。

同时,对于CPTPP的“国有企业章节”的规定,中国可以积极准备。

 

3、智库、高校等研究机构要发挥解读与研究交流作用,为CPTPP建言献策

 

一方面,目前国内对CPTPP的具体情况还不了解,其发展进程和特点及对中国的有益之处还不清晰。为此,可以先加强对CPTPP的宣传和普及工作。

另一方面,要加强国内外智库界对CPTPP的研究交流工作,鼓励智库界的互访,增进国内外学术界对CPTPP的共识。

在当前的中美谈判关键时期,中国面对一个在自家门口成立的亚太自贸体系应该以一种更为宏观的视角、更为理性和积极的态度对其进行认真分析研究。在认清我们自身实力基础上,从长远的角度看,我们不难做出中国积极参与CPTPP的决策。我们希望中国能够参与制定代表未来的贸易规则,推动经济全球化继续稳步发展。

 

 

附录:CCG推动中国加入CPTPP的活动

 

全球化智库(CCG)一直在关注CPTPP的发展并呼吁中国可以加入CPTPP。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宣布美国退出TPP之后的第一时间,CCG就通过调研和座谈,呼吁中国可以加入TPP,并于2017年2月9日发布《中国外交进入新方位,可考虑加入TPP》报告。
 

CCG推动中国加入CPTPP的研讨会主要有:
 

2015年11月9日,CCG一带一路研究所在北京总部举办“一带一路与TPP:区域一体化和经济全球化的辩证博弈”圆桌会;

2015年11月22日,第二届中国企业全球化论坛举行了以“TPP对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的影响”为议题的平行论坛,深度解读TPP对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的影响,并探讨应对措施;

2016年10月18日,CCG与美国著名智库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在北京总部联合举办“WTO与全球治理发展新趋势研讨会”;

2016年12月8日,CCG发布《客观认识逆全球化,积极推进包容性全球化》与《亚太自贸协定:后TPP时代的最佳选择?》报告;

2017年2月9日,CCG发布研究报告《中国外交进入新方位,可考虑加入TPP》;

2017年3月13日,CCG与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ASPI)在CCG北京总部联合举办了“亚太经贸展望”主题研讨会;

2017年12月18日,CCG举办“从WTO部长级会议看全球多边贸易体制的未来”主题研讨会;

2018年1月22日,全球化智库(CCG)与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ASPI)在CCG北京总部联合举办 “美国的双边主义和亚太经济整合”主题研讨会;

2018年8月23日,CCG、日内瓦国际贸易和可持续发展中心(ICTSD)及对外经贸大学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院(UIBE WTO Institute)联合举办了“WTO的现代化改革与未来发展”圆桌研讨会;

2018年10月17日,新西兰贸易和经济副部长范吉利斯·维塔利斯(Vangelis Vitalis)先生一行访问全球智库(CCG),就多边贸易机制的相关话题与CCG专家展开研讨;

2018年10月28日美前副贸易代表、WTO前副总干事Rufus H. Yerxa到访CCG等。

 

 

 


[1]“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正式生效”,新华网,

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8-12/30/c_1123929362.htm,2018年12月30日。

[2]樊莹,“CPTPP的特点、影响及中国的应对之策”,《当代世界》2018年第9期。

[3]“一带一路与TPP:区域一体化和经济全球化的辩证博弈”,人民网,

http://world.people.com.cn/n/2015/1112/c57506-27808470.html,2015年11月12日。

[4]龙永图,“中国需要对TPP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和态度”,和讯网,

http://opinion.hexun.com/2015-11-27/180839726.html,2015年11月27日。

[5]王辉耀,“中国应积极参与制订世界经济游戏规则”,人民网,

http://world.people.com.cn/n/2015/1122/c1002-27842072.html2015年11月22日。

[6]王辉耀,“中国加入TPP的时间窗口和路径”,搜狐网,

http://www.sohu.com/a/73275771_115052,2016年5月4日。

[7]“中美共同推动的FTAAP将是‘后TPP时代’最佳选择?”,人民网,

http://world.people.com.cn/n1/2016/1212/c1002-28942646.html,2016年12月12日。

[8]王辉耀,“以规避风险为目的的跨国并购不是主流”,21经济网,

http://www.21jingji.com/2016/12-8/5MMDEzNzlfMTM5OTk5Mw_2.html,2016年12月8日。

[9]“CCG发布报告建议中国加入TPP”,环球网,

https://m.huanqiu.com/r/MV8wXzEwMDk0OTA4XzM3MV8xNDg2NjE5MjIw?__from=cambrian,2017年2月9日。

[10]“2018年10月31日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主持例行记者会”,外交部,

https://www.fmprc.gov.cn/web/wjdt_674879/fyrbt_674889/t1608783.shtml,2018年10月31日。

[11]王辉耀,“中国可积极考虑加入TPP”,一财网,

https://www.yicai.com/news/5232102.html,2017年2月23日。

[12]“中美贸易战的损害分析与解局建议”,FT中文网,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8671?archive,2018年7月27日。

[13]“新西兰贸易和经济副部长和多国使馆贸易官员访问CCG 就多边贸易机制相关议题展开研讨”,搜狐网,

http://www.sohu.com/a/270192345_828358,2018年10月19日。

[14]“美前副贸易代表、WTO前副总干事Rufus H. Yerxa到访CCG,表示美国无意与世界‘脱钩’”,凤凰网,

http://wemedia.ifeng.com/84735629/wemedia.shtml,2018年10月30日。

[15]王辉耀,“主动加入CPTPP,以“加群”来为中美贸易争端‘减震’”,FT中文网,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80979/ce?ccode=LanguageSwitch,2019年1月8日。

[16]“统计局:服务业成国民经济第一大产业占GDP比重为51.6%”,中国网财经,

https://www.sohu.com/a/228269054_4360212018年4月14日。

[17]“服务业持续提质增效,2025年占GDP比重将达60%”,一财网,

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17-10-18/doc-ifymyyxw3573754.shtml2017年10月18日。

[18] 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 (2016), Digital globalisation: The new era of global flows.(麦肯锡全球研究所,2016年,《数字全球化:全球流动的新时代》)

https://www.mckinsey.com/business-functions/digital-mckinsey/our-insights/digital-globalization-the-new-era-of-global-flows

[19]同上。

 

王辉耀联系方式:
E-mail: wanghuiyao-mail@ccg.org.cn  
网址:www.wanghuiyao.com      blog.sina.com.cn/wanghuiyao
Tel: (+86) 010-65611038, 65611039, 65611041, 65611037
Copyright @1998-2018 Wanghuiy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