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动态 >  动态

动态

  • 动态详情

广州留交会首次举办人才政策创新论坛

字体大小 [大][中][小]2013-06-05 10:17:40  作者:zhaoyingxi  来源: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2012年12月19日,第十五届中国留学人员广州科技交流会在广州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展馆隆重开幕。作为首次在广州留交会登场的“人才政策创新论坛”于上午10时同期举办,旨在探索更加开放的人才政策,提升我国人才政策的国际竞争力。中组部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工作小组作为本次论坛的指导单位,论坛由广东省人才工作领导小组主办、广州市人才工作领导小组承办。
\
中国人才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与全球化研究中心主任、南方国际人才研究院院长王辉耀协助此次论坛邀请了国际演讲嘉宾。他说,人才政策创新论坛国内首次举办,旨在学习和借鉴各国人才流动和使用的先进经验,加强各国人才政策研究和交流,有利于提升中国国际人才竞争力和建立全球人才流动的新秩序。
“经济全球化下的人才流动与吸引”
本次论坛的主题是“经济全球化下的人才流动与吸引”。论坛邀请了国际移民组织以及美国、加拿大、英国、韩国、德国等多个国家的人才政策研究专家系统地介绍了国际人才流动和吸引政策,同时还集聚了国内外人力资源研究专家学者代表、国内外知名企业高管等。“千人计划”专家及其他海外高层次人才代表以及中央相关部委领导和广东省、广州市领导,共约150名专家和领导参与研讨。
广州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王世彤主持了本届论坛会。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陈建华在论坛大会上致开幕词。陈建华介绍,广州即将在未来的五年内,重点推出30个人才扶持项目,明年还计划建设高层次人才创新创业示范区,实行特殊政策、特殊机制、特优环境,探索具有示范意义、有推广价值的人才政策体系。
国际移民组织驻华总代表李杰,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副校长丹尼斯•西蒙,加拿大驻香港领事馆移民事务主管海蒂•史密斯,Dice集团英国公司总经理约翰•本森,韩国庆熙大学教授申尚协,德国波恩大学教授克劳斯•齐默尔曼,分别就本国的人才流动与吸引政策作了详细地阐述。中组部人才工作局副巡视员在论坛上作了主题演讲。
广州人才政策开先河,树新风
人才政策创新,广州市开先河、树新风,走在了全国的前列。广州针对海外人才政策创新的个案引起了专家的关注。广州的人才政策创新吸引了大批创新创业人才,据不完全统计,广州留学人员回国人数每年递增30%,目前,在广州的留学归国人员近3万人,创办的企业超过2000家,每年在广州工作的境外专家达10万人次,约占全国15%。
广州市还着力加强“633人才工程”建设,提出发展人才研究智库等重点项目,联合中国与全球化研究中心共同创办了南方国际人才研究院,致力于国际人才的引进、研究和培养。在本届留交会的人才政策创新论坛筹备阶段,新成立的南方国际人才研究院发挥了联谊海外的优势,协助论坛组委会邀请了美国、加拿大、韩国、欧盟等国家和地区的多位人才政策专家来留交会论坛上交流人才政策研究经验,使人才政策创新论坛成为了交流国际人才经验的盛宴。
首次在广州留交会举办的人才政策创新论坛,着力探索人才政策和体制机制创新,认为中国实施人才战略既要充分结合各地区实情,又要学习借鉴人才创业扶持、鼓励科技创业、市场化流动配置等方面的国际经验和做法,制定实施更加灵活、更加开放、更加有效的人才政策。通过创新人才政策和体制机制,以最有效的政策、最畅通的渠道、最灵活的制度、最宽松的环境,广开进贤之路,广纳天下英才。
智力广交会吸引世界级顶尖科技人才
首创于1998年的中国留学人员广州科技交流会秉承“面向海内外,服务全中国”的办会宗旨,受到中央和国家部委以及广东省、广州市的高度重视,形成了由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工作小组指导,国家教育部、科学技术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中国科学院、国务院侨务办公室、欧美同学会•中国留学人员联谊会、中共广州市委和广州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北京、上海、天津、西安等23个城市(机构)联合协办,共同打造留交会品牌的格局。
15年来,大批海外人才通过留交会走向全国,其中不乏百度、华大基因等标志性海外人才企业。在留交会的影响和带动下,我国留学回国人员已从1998年的4万多人,上升到去年的84万多人。留交会为我国“科教兴国、人才强国”战略的实施做出了应有的贡献,赢得“智力广交会”和“中国海外留学人员交流第一品牌”的美誉。
据悉,为扩大学术交流和影响力,留交会共组织10场论坛和报告会活动。还首次举办“国际科技金融论坛”,推动科技资本、人才资本与金融资本的融合;也首次与麻省理工学院合作举办“麻省理工《科技创业》(MITTR)新兴技术峰会”,实现世界级顶尖科技人才与留交会的全面对接。
 
\
人才政策创新论坛国际嘉宾发言
关于高技术移民的政策框架
国际移民组织驻华总代表 李杰
国际移民组织成立于1951年,是世界上重要的处理移民问题的国际移民组织。国际移民组织协助劳动力流动工作内容包括:协助发展完善相关政策、法规与行政架构,以期促进高效、有效与透明的劳动力迁移流动;促进员工的招聘,包括出国人员的培训;加强对劳动力流动进行基于实据的管理。
未来劳动力将出现短缺还是过剩?李杰认为全球范围内受过大学教育的劳动者将出现短缺,低技能和未受过教育的劳动者将出现过剩,对受过高等教育的劳动者的需求增加。李杰在主旨发言中还对全球技术移民管理、移民法扮演着怎样的角色进行了阐述。他着重阐释了综合性移民管理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哪些部门需要高技术移民以及需求前景、高技术移民目前的流动规模和特征、为什么需要针对劳动力流动的政策等。
李杰结合法国、瑞典、欧盟等国家和地区剖析了劳动力移民政策相关案例。法国出台了针对高技术移民的特别规定,针对可能对法国的经济或国家发展作出卓越与持久贡献的移民,法国创新特殊人才居留政策。法国特殊人才居留政策规定,移民申请居留许可时必须确定具体的“专业项目”;必须具有博士学位或拥有1—4年工作经验的硕士学位持有者;来自某些国家的公民必须承诺在法居留6年之后返回原籍地。
瑞典移民政策规定,所有受雇于瑞典本地雇主的移民享有同等的获得居留许可的机会;每位瑞典雇主负有评估是否需要招聘外籍劳动者的职责;原则上申请者的居留许可和工作许可必须在原籍地取得;外籍劳动者最初可以获得暂时性的居留许可;居留许可的有效期参照工作许可,最初有两年的有效期或受雇期间即有效,两年后可以更换雇主。
欧盟在移民政策方面规定,欧盟通过的蓝卡制度允许非欧移民在欧盟任何一个国家工作与生活(丹麦、爱尔兰和英国除外);蓝卡为非欧移民申请工作许可提供便利程序,有效期为两年,并可申请延期;获得蓝卡者将拥有一系列权利,例如可以优先获得家庭团聚签证;有些欧盟成员国尚未完全实施蓝卡制度,当然各国针对劳动力移民的相关政策各有不同。
美国的人才现状回顾与挑战
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 丹尼斯•弗雷德•西蒙教授
丹尼斯•西蒙教授说,人才是唯一可持续的优势。“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政策制定者们围绕发展自然资源、产业和稳健的金融市场这一总体目标制定了一系列经济议程。21世纪的经济政策议程必须更积极地关注人才发展,当然,其他资源和市场的发展将继续发挥重要作用。但是,这些资源和市场的价值将越来越多地由在人才市场上取得的相对成功来塑造。”
丹尼斯•西蒙教授在论坛上回答了美国人才的几个关键问题,即美国有人才短缺吗,美国有人才危机吗,移民政策重要吗,美国需要创新人才政策吗,中美之间存在人才竞争吗?
由万宝盛华公司进行的人才短缺调查表明,美国难以招到人的主要原因为:缺乏技术能力(硬技术),职位申请不足或没有申请职位,缺乏工作经验。人口老龄化、越来越低的出生率、预期寿命增加导致美国的人才数量减少。美国的一家咨询调查公司语言,未来20年,美国将会出现大批专业人才的流失,从而造成专业技术领域新人才的短缺。
丹尼斯•西蒙教授分析了移民对美国人才的影响,他说美国公司希望通过H-1B 签证吸引来自中国与印度的工程师、技师等专业人士。美国许多行业已经过度依赖H-1B “专业职业要求” 签证引进海外人才。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著名社会科学家AnnaLee Saxenian博士在一项研究中发现,来自中国与印度的移民在1980-1998年硅谷的创业者中占四分之一,另一项2007年的研究发现1995-2005十年间四分之一的技术与工程类公司由移民创立。2010年福布斯全球500强企业中百分之四十的企业由移民或子女创立。(
美国需要改革移民政策吗?丹尼斯•西蒙教授分析,目前的美国移民条例分别于1952、1986和1990年通过,建立起签证限额制度,限制永久性与暂时性雇佣签证的发放数额。该限额会进行周期性的调整,但并未根据劳动力市场需求的经济学与统计学分析进行调整。
与之相比,澳大利亚每年批准的技术移民几乎与美国一样多,尽管其人口远没有美国多 。加拿大也非常热衷引进高技术移民,几乎使雇佣类移民的永久签证所占百分比提高了三倍。
美国普华永道咨询人与变革管理部经理Ed Boswell曾说:人才战不只是数字游戏,它同时也意味着寻找、留住与激励那些符合公司战略需求的雇员。随着经济逐渐转好,公司开始把重点放在其员工身上。
经济联系、移民和加拿大劳动市场
加拿大联邦移民局驻香港代表海蒂•史密斯
海蒂•史密斯认为加拿大与中国有着日益紧密的联系,4%的加拿大人(135万人)是在中国出生的或者是华裔;中国是加拿大移民的最大来源,是加拿大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仅次于美国;是加拿大第九大外国直接投资国。2002年到2011年,加拿大与中国的贸易往来数据分析:总进口从低于200亿加元到接近500亿加元,总出口从大约50亿加元到200亿加元。
她分析了重要的全球劳动市场驱动器:人口变化,全球化与向新兴经济体的重心转移;全球化;日益增长的国际移民流;技术变化和对高技能的需求;技术人员的供给,全球受教育程度迅速增长;加拿大的高等教育水平较高、增长较快。
海蒂•史密斯说,我们的政府将积极与中国接触,探讨如何最好地增强我们日益紧密的双边贸易和经济关系。现状增加加拿大在中国的投资是很重要的,因为到2020年,中国有望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2012年2月,加拿大宣布,经过18年的谈判,加拿大和中国签署了外国投资促进和保护协定。这一里程碑的协议将通过为太平洋两岸的投资者提供一个更加稳定和安全的环境,从而促进中加两国的投资流动。
在人口变化方面,加拿大和中国都已经经过了为两国的生活标准作出重要贡献的人口红利高峰。两国即将下降的工作年龄人口比例将给他们的工作总参与率带来压力,这需要高速的生产率增长来维持生活水平。
新兴经济体方面,全球经济联系日益紧密,包括全球产品和服务、投资和人的流动,这产生了更加一体化的全球劳动力市场。全球经济的重心已经转向新兴经济体,几乎所有的全球经济增长的经济体都集中在新兴国家,中国已经引领了世界经济增长。新兴经济体的增长给商品价格带来向上的压力,促使加拿大经济西移。
海蒂•史密斯说全球范围有2亿1千4百万的国际移民,其中9千万是技术移民和劳工。加拿大是世界上最大的移民接收国之一:2010年移民人口占人口的21.3%(澳大利亚21%,美国13.5%)。中国只有少量的输入移民,2010年,占总人口的比例只有0.1%。加拿大输出的移民占总人口的4.2%,中国是0.6%;加拿大是人口净输入国,中国是人口净输出国。
移民代表了未来劳动力供给的一个重要来源。由于国内劳动力的增长速度放缓,所以移民就代表了对劳动力净增长的贡献。5年之内,几乎所有的加拿大净劳动力增长将来自移民,但学校的毕业生将继续占据大多数(82%)的新劳动力市场。 加拿大是高技能移民的目的地,偏好受过高等教育移民的选择标准,因此加拿大的移民在国际上是受教育程度最高的。中国近期的移民明显比加拿大本地人的受教育程度更高,49%的近期移民(25—54岁)有大学学位,而加拿大本地人中30—34岁年轻人中只有31%的人有大学学位,中年人只有21%。
研究表明,移民在加拿大创业和创新领域贡献也更大。但是,移民与加拿大本地人的收入差距越来越大。研究给出了一系列的解释:缺乏流利的官方语音,在抵达加拿大期间高失业率的负面影响。此外,国外证书在加拿大劳动市场上经常打折扣。一般情况下,在加拿大取得证书的移民在劳动力市场上的情况远远好于那些从加拿大以外国家取得证书的人。然而,高学历并不总反应在劳动力市场指标中,受教育程度高不一定就能找到高技能的工作,在加拿大居住时间越长在劳动力市场往往表现越好。
浅谈英国人才计划之经验
Dice集团英国公司董事总经理约翰•本森
中国正处于全球人才争夺战之中,将吸引更多顶尖人才加盟。脸谱网总部之所以从美国东海岸迁至硅谷,也正是因为硅谷是顶尖人才的聚集地。要从西方国家吸引顶尖人才,中国必须在西方国家宣传人才计划、商业及生活方式等方面的优势。
中国紧靠政策本身并不能吸引顶尖创业者,须向西方国家的创业者和人才宣传人才政策及优势特色,在西方国家举办活动,使用网站宣传中国创业形势。
约翰•本森详细介绍了日本、新加坡的国外招聘会。日本每年在波士顿、纽约、洛杉矶以及伦敦等举办多场人才招聘会。每次活动有多达190家公司参与宣传几千个在日本的工作机会。在这方面,中国并没有同等规模的活动。
约翰•本森最后介绍了英国的人才计划:为投资者及创业者提供税收激励制度,面向小型企业的指导和促进计划,国有和私营部门合作促进小型企业发展与创新。他希望中国积极到西方国家推广人才计划,汇聚全球顶尖人才,建设创新型国家。
韩国吸引高技能人员的移民政策
韩国庆熙大学教授 韩国劳动部人力资源发展顾问 申尚协
2000年至2011年,韩国的出入境旅客人数几乎增加了一倍,20岁至29岁的移民占最多数(2011年为38.3%)。2011年,逗留超过90天的国际移民人数为1226000.移民工人、嫁给韩国男子的女性移民和脱北者为韩国的新移民,还有140万的外国居民占韩国人口的2.2%。
据2009年,对12000个韩国人就移民工人和多元文化的看法进行调查,结果显示:韩国人觉得需要改变他们自己的看法了,因为之前他们对外国人的肤色和来韩的目的表示歧视。据2008年12月就韩国人对多元文化社会的看法进行研究表明,79%的韩国人认为韩国已经是多元文化社会了,88.1%的韩国人仍有歧视外国人的现象,40%的韩国人认为移民工人最受歧视。
韩国吸引高技能移民的政策:一、通过改变签证制度和签证相关政策引导高技能移民工作。推出的各种签证如往返签证、工作签证、永久居留签证、电子签证;二、改进签证制度反映了来自私人部门的声音,放宽专家(如缩短所需的最低工作期限)工作签证的要求;三、在签证系统中区别对待高技能工人;四、激活“HuNet Korea”系统——签证在线申请系统;五、为高技能工人更改工作地点提供便利(如果这些工人更换了工作地点,他们不需要得到韩国政府的批准,他们只需要报告给韩国政府就行了);六、完善国籍制度。实施双重国籍制度,放宽获得韩国国籍的要求(比如,免去笔试、缩短获得韩国国籍所需要的时间)。允许高技能移民的配偶在韩国工作。
韩国政府吸引高技能移民的其他支持措施:为发现和吸引高技能移民提供支持;采取措施吸引更多具备较高学术能力的外国学生;雇用更多的外国人到公共部门工作并邀请更多的以英语为母语的教师来韩国;拓展间接投资移民系统。
德国人才政策
德国波恩大学教授 克劳斯•齐默尔曼
作为欧洲最大的经济体,德国目前的情况不容乐观,其弊病也是引起欧元疲软的主因之一。因此,欧洲当前面临的最大经济问题是如何重振德国经济。德国也面临着严峻的人口问题,为了应对人口问题,德国采取延迟退休年龄、增加工作时间,提高教育政策与劳动力市场需求之间的匹配程度,提高女性劳动力的参与率等方式激发内部潜力。
但是,即使是在乐观条件下,在以上三个方面采取相应措施的做法仍然无法应对人口问题。因此,德国需要额外吸引充足的高素质的移民,欧盟同样如此:紧靠欧盟国家本地人口无法满足快速增长的、对技术工人的需求。除非吸引更多非欧盟国家技术移民创造工作岗位,否则将会有越来越多的欧盟国家无技术工人失业。
德国目前的移民制度方面简化了高技术移民非欧公民的准入程序,出台了自由流动的规定,于2011年5月终止针对欧盟新增成员国的过渡性规定。对没有大学学位的非欧公民采取限制准入制度,对在德国获得大学学历的非欧公民,规定可以自由选择与学位相应的工作。同时规定毕业之后拥有18个月的时间寻找工作,成功找到工作后,可获得居留与工作许可。对于在境外获得学位的非欧公民,需要具体的工作聘书,并适用于蓝卡的相关规定。
德国的蓝卡启用于2012年8月,晚于欧盟指南所规定的时间。蓝卡的发放对象为第三方国家(非欧盟国家)的大学学历拥有者。对高技术移民的准入进行了简化,不论其有无工作,可以在无工作情况下进入德国。但是,蓝卡在德国施行两个月时间内,只有139张蓝卡颁发出去,其中112张由已在德国居住的外籍人士获得。
人口挑战要求德国在未来数十年中吸引移民,尤其是高质量的移民。德国最近开始朝劳动力导向的移民政策转变 (如在线平台“Make it in Germany,” 开始吸引来自欧债危机较严重国家的工人,出台“蓝卡”)。然而,德国仍然不是具有国际知名度的移民国家,仍然未能吸引足量的高素质移民,尤其是来自第三方国家的高素质移民。德国已经加入全球争夺人才的拉力战,有可能成为移民国家,一旦让这种可能性成为现实还面临巨大的挑战。

院长致辞

广州作为中国南方的核心城市,继北京、上海之后的第三大城市、拥有华侨最多的特大城市,在引进海内外人才、实施国际化人才战略、实现自主创新等方面近年来实施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举措。

通告

邮件订阅

  

联系方式

电话:020-66341598
传真:020-66341599
地址:广州越秀区环市东路334号市政中环大厦15楼
电邮:info@scgt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