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动态 >  研究

动态

  • 动态详情

海外公共管理专业有关留学人才回国发展的思考

字体大小 [大][中][小]2013-04-27 22:07:34  作者:zhaoyingxi  来源: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最近这些年,海外有大量学习公共管理专业的留学人员,其中很多在世界名校政府管理学院学习。他们十分希望有机会回到国内,为政府公共管理工作服务,但根据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对过去几年肯尼迪学院约30位来自国内的中国籍毕业生的毕业去向统计结果,及在哈佛政府学院、商学院、法学院、公共卫生学院、教育学院、人文学院等人文社科院系做的一个小范围的随机问卷和访谈情况显示,过去四年,哈佛肯尼迪学院中国籍研究生毕业后,除非入学之前就是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学生外,至今没有一人在中央或地方政府部门工作。其中50%的同学毕业后去了外资和私营企业工作,24%的同学去了国资企业,13%的同学去了学术研究所和事业单位,余下13%的同学去了国际组织和NGO。
此外,在对哈佛目前在校人文社科类研究生的调查中发现,约70%的学生认为政府是一个非常好的事业平台,能够有更广的影响力、实现自身理想和价值,都有在职业生涯某个阶段进入政府公共服务领域的想法。但目前大家均感到途径不明,公务员考试在时间、空间和成本上操作困难,对自己未来能够找到比较合适的公共服务平台和岗位持较悲观态度。
对此调查结果,一方面我们认为具有相当程度的合理性,公务员工作需要了解国情、贴近民众、扎根基层,需要较强的中文写作功底、较强的政府和基层文化适应能力,海外留学人员在这方面并没有太大的优势。而且,目前公务员考试的制度设计相比以前已经有了很大的历史进步,就像全国统一高考制度一样,是在我们国家巨大人口基数下公平选拔、任人唯贤、一视同仁的最优制度选择之一。
然而,从另一方面来讲,我们又觉得海外留学人员从事公共管理工作也并不是完全没有需求,甚至在特定的岗位和领域具有其独特的优势。从中央部委层面上来讲,随着经济全球化,中国以前所未有的深度和广度融入并影响全球政治经济秩序,无论是财政部、发改委、人民银行、商务部、国务院侨办、国家外专局等具有重要外向型功能的部委,还是具体到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全球气候变化会谈、人民币汇率政策、国际贸易和反倾销等事关国计民生的重要领域,具有国际视野、“知己知彼”的海外留学人员都拥有发挥优势的巨大空间。今年三月在肯尼迪学联会组织的“哈佛学子中国行”活动中,我有幸拜会了商务部陈德铭部长。陈部长跟大家进行了一上午的亲切会谈,并在临别时对我们说:“这两年我们非常希望能够招一些海外留学生、特别是像哈佛这样优秀名校的毕业生来商务部工作,但好像实际操作起来非常难,我们未来得想想解决的办法。”
此外,在地方政府层面,随着中国社会即将整体进入中等收入国家的行列,无论是沿海外向型经济的地方政府,还是中西部奋起直追的省份,无论是上海的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还是海南的国际自由港的打造,无论是广东经济的转型升级,还是山西全省的转型跨越式发展,一心一意谋发展的地方政府也都对具有全球视野、了解发达国家发展经验的公共管理人才具有很强的需求。我们认为,如果海外留学人员能够在初期获得合适的起步岗位、在中期受到组织的信任和培养,凭借他们的文化适应能力和快速学习能力,在长期他们会表现出色和做出积极贡献。
在此,我们希望提出一些可能有一定可操作性的公共管理人才政策建议,供国内有关领导在考虑新的留学人员政策时参考。
一 、能否推出一个针对海内外最一流大学毕业生集中选拔、培训、挂职、跟踪培养的公共管理人才使用计划(类似团中央中组部的国内博士生硕士生地方挂职计划)
在调查过程中,我们发现对海内外最一流高校的毕业生而言,投身公共服务最有吸引力的一条渠道是参加类 似于美国白宫的“Presidential Fellow(总统学者)”、世界银行“Young Professional(年轻专业人士)”的公共管理人才计划。大家建议,国家有关部门是否能够考虑每年在海内外一流高校集中选拔一批年轻学子进入中国政府。就像高考自主招生或者最顶尖私营部门招聘一样,申请人通过递交简历、笔试、面试、公示后被统一录取。录取之后这些年轻学子可以被放在统一的培养计划和“人才库”中,经过中组部统一培训、统一派遣,与中央部委和地方政府有需求的单位之间形成一个双向选择的人才市场。选择完成之后,留学人员分赴各单位进行挂职锻炼,挂职锻炼半年或一年后,单位如果满意就留下,不满意可以选择离开,或者可以有再次双向选择的机会。至于合适的起点,我们认为海外一流大学本科毕业生可定职副主任科员、硕士毕业生定职主任科员、有两年以上工作经验的硕士毕业生或博士毕业生定职副处级、拥有研究生学位并有六年以上优秀工作经历的可定职处级。政府可以先在哈佛、耶鲁、斯坦福、普林斯顿、牛津、剑桥等几所世界著名高校试点,甚至也可以包括国内的清华、北大、复旦等高校,然后视情况在后期适当铺开。我们想,这个计划的好处就是针对性强、岗位灵活、定职层次适当、组织统一培养减少了职业发展不确定性,而且是现有制度的有益补充、不会伤害现有大规模公务员招考制度的公平性。我们有信心,如果这个项目能够顺利推出,将会吸引一大批优秀的年轻学子投身公共服务,将会使中国政府的参与体系更加开放、透明、国际化,一批批年轻学子也定将成为未来中国社会进一步深化改革发展的后备军和中坚力量。
二、 推出补充性的中央部委或地方政府暑期实习和先面试后考试的招聘计划
除以上全职工作的公共管理人才项目之外,一些同学还建议,在西方发达国家,暑期实习被相关政府和私营机构看作一个提前网罗人才的重要人才招聘机制。如果通过统一的招聘和面试,海外留学人员能够在毕业前提前进入政府进行一个暑假的实习,在暑期结束之后如果用人单位和毕业生都对彼此满意的话,毕业生再全心全意投入,准备全国统一公务员考试,在通过笔考分数线之后便可被提前录取。这种项目的好处是提前引导、激发优秀青年公共服务的热情,降低海外留学人员参加公务员考试的高成本和信息不对称并提高毕业生同单位之间的匹配程度。这个思路同目前全国MBA教育招生改革思路相似(即每个学校先对学生材料进行书面筛选和面试、在录取之后学生再参加国家统一MBA录取考试,如通过一定分数线即可被录取),可能也会成为一种有益的探索和尝试。
三、 将海外和非公领域的工作经历同体制内的级别对接起来,实现人才的横向流动
在以上毕业生计划的基础上,一部分同学也建议,海外留学人员在毕业之后如果无法直接进入体系,在海外或者国内的相关专业领域工作一段时间、积累行业经验,然后再进入政府,也未尝不是一件对于提升个人经历和提高政府专业化水平双赢的好事。然而,目前的困难在于,大家发现在公务员体系和体制外工作之间仿佛有一堵看不见的墙,如果刚毕业的时候没有进入这个体系、之后在职业发展的各个阶段也便很难再进去了。这也是造成包括像哈佛肯尼迪学院毕业生在内的大批海内外最一流大学毕业生长期徘徊在体制外的重要原因之一。
据我们了解,目前各地方政府经常会有一定级别领导干部面向社会的公开招聘,但如果要应聘的话,通常也还是需要在体系内达到一定级别方可报考。此外,就已有的公开招聘计划来看,据新京报记者统计,国资委从01年以来面向全球招聘的128名高管中,也仅有12名是真正的海外高层次人才,90%的高管都是从原国有体系中获得提拔的,人才在体制间横向的流动基本没有实现。因此我们建议,政府是否可以发布海外或体制外工作经历同体制内级别相对应的指导标准,鼓励不同层次的专业人才参加不同级别的考试和面试,积极进入体系,参与公共服务和管理工作。另外,海外留学人员如果在一定规模的跨国公司担任管理职务、在国际组织机构担任要职、在知名大学或研究中心担任重要学术职务等,希望进入公共服务部门,能否也可以参照国内类似机构的级别进行对接,或者就像千人计划的参照体系鉴别人才进入科技教育和创业体系一样。
我们大家认为,如果我们的体制能够真正实现由外向内的横向流动,除了进一步提高公务员体系的开放性和参与性之外,也必将会因为随之带来“由内向外”的横向流动而大大降低公务员职业本身的风险和不确定性,让跨行业综合管理人才在政府、私营部门、学术机构间流动起来,可以大大提高高端人才市场中稀缺管理人才的合理化、动态化配置,让人才人尽其能,共同贡献我国的现代化建设。以上是一些初步建议,不妥之处请多指正。
 

院长致辞

广州作为中国南方的核心城市,继北京、上海之后的第三大城市、拥有华侨最多的特大城市,在引进海内外人才、实施国际化人才战略、实现自主创新等方面近年来实施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举措。

通告

邮件订阅

  

联系方式

电话:020-66341598
传真:020-66341599
地址:广州越秀区环市东路334号市政中环大厦15楼
电邮:info@scgti.org